小说163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什么,我竟然不是疯批男主的白月光?在线阅读 - 第26章:杜明觉发疯

第26章:杜明觉发疯

        皇后楞然,随即也明白她的意思了,红唇烈焰,她直勾勾的看着白落道:“你知道的,本宫这从来不做亏本买卖,把他给你,本宫能得到什么好吃?”

        “我会与他和离。”

        “并且——远走高飞。”

        皇后闭上了嘴,身子也坐正了许多,没在懒散无骨了。

        “好,本宫答应你。”

        ……

        夜枫跟在白落身后,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皇后要将他送给她。

        出了凤仪宫,白落停住脚步。

        夜枫保持着距离,于她三步处也停了步子。

        “夜枫。”

        “属下在。”

        “今日起,我便是你的主人,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听清楚了吗。”

        “属下一定尽心尽力。”

        白落转过身来,微风拂面而过,夜枫睁大了眼睛。

        因为,白落笑了。

        她的笑犹如百花盛开,四季沦陷,她的美大方又张扬,即便狂风大作,暴雨大落,她也丝毫不会动摇其内心那股力量。

        夜枫只觉自己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

        有什么不一样的感情滋生在了心中,夜枫抬手捂住了心口,皱起了眉头——

        白落压下了想要杀人的想法,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让夜枫爱上她。

        要让他爱的无法自拔然后再抛弃,别怪她狠,她这人就是蛇蝎心肠。

        既然回不去,既然被人惦记,既然有人要杀她,那她就好好接招,她就不信找不到那人。

        ……

        太和殿。

        杜明觉今日下朝便直直往府里赶去。

        “王爷,您可等等下官。”

        杜明觉回头,看见一位长相端正的男子朝他走来。

        “你是?”

        杜明觉有些想不起来,但良好的素养让他做不出快走的举动。

        也不知道白落在府里有没有无聊。

        “下官是今年入朝的,王爷不清楚也没关系。”

        “嗯,你有何事?”

        “下官想求王爷一件事,不知王爷可否帮我?”

        “何事快说?本王还有要事去做。”杜明觉隐隐有不耐烦的迹象了,但面上还是维持着温润如玉。

        “就是……就是想见王爷的侧妃一面,可以吗?”

        话还没说完,太尉就过来找杜明觉了。

        “王爷,下官有事要同你讨论。”

        杜明觉看了年轻男子一眼,意味不明,他轻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官拜何处?”

        男子没想到杜明觉会这么问他,他以为自己得了他青睐,立马朝他作揖道:“微臣叫彦齐,官拜翰林院修撰。”

        “那你为何想见本王的侧妃。”

        白奇堂皱起眉头,他走过来,彦齐见太尉也看着他,顿时感觉压力山大,也立马朝白奇堂作揖道:“微臣……微臣和王爷侧妃有过一面之缘,她的簪子落在了微臣这,还请王爷将它还回去,谢谢。”

        杜明觉往他手里看去,竟是他那时在静湖边送予她的桃花簪子。

        回想起过往种种,杜明觉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吃醋了。

        为什么要见他,为什么又会把这么重要的簪子落在他手里,白落,你究竟在做什么?

        同一时间。

        白落藏于太和殿屋顶上,她趴在瓦砾上偷偷看着远处讲话的三人。

        “怎么爹爹也在,原本只想气杜明觉的。”

        白落咬住唇瓣,气呼呼的锤了一拳在瓦砾上。

        “也不知道那个状元郎做事怎么样。”

        “主子别怕,要是他敢背叛主子,属下一定会杀了他的。”

        夜枫如是这样说,可白落却没理他,只是淡淡说了句,“你的人生难不成只有杀戮吗?”

        她又接了一句。

        “那还真是可怜,被你杀的那些人死前都在想什么你知道吗?”

        “兴许是家人,兴许是爱人,你是个杀人机器,你永远不会懂的感情这件事到底有多么纯粹。”

        白落没说了,她觉得也够了,够夜枫反思自己了。

        夜枫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眸终于触动了一下。

        原本的冷寂被人打破,他的心像是突然被揪住了一样,有些难受。

        他是杀人机器吗?

        他不懂感情,是因为从小没有人教他情是什么。

        情是什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白落不想教他,她恨透了夜枫,恨透了他杀她时没有一丝的犹豫,她像条奋力挣扎的鱼,自始至终都没逃离过人手中。

        “对不起。”

        “带我下去。”

        夜枫和白落同时出声,白落诧异的回头看夜枫,发现他周身围绕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但白落没时间跟他玩忏悔的游戏,她伸出手,眼睛坚定的看着他,“我要在杜明觉回家之前赶回家,我猜你一定做得到。”

        ……

        白落换下宫装,随意穿了件交襟就出来了。

        换下温婉的白色宫装,白落穿的这套更加明媚,一身鹅黄色长裙,衬托得她如玉般的肌肤愈加显得晶莹剔透,腰间环佩叮当,清脆悦耳,落地的墨发被她随意地挽了一个发髻,斜插着一根金灿灿的步摇,将她衬托得既清灵又贵气,那一双如琉璃般璀璨的眸子,仿佛汇聚了天地之间的所有灵气,所过之处慑人心魂。

        白落出来的那一刻也正式彻底的俘获了夜枫的心,皇后也美,他在其身边时也曾被她惊艳过,但惊艳一过便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他感觉的地方了。

        可白落不一样,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正在沉沦,不止是她的美,也正是她逐渐向他释放的魅力。

        白落走下阶梯,看见院中站着的夜枫,她微微一笑,倾国倾城。

        “你看看,我美吗?”

        夜枫毫不迟疑的说了句实话:“主子很美。”

        “白落!”

        杜明觉进来时看见的便是白落正朝男人喜笑颜开的表情。

        那个笑容,身为夫君的他从来没看见过。

        白落回身,看见杜明觉时她没感觉惊讶。

        “呀,王爷回来了。”

        “夜枫,你先下去吧。”

        “是。”

        夜枫离开的很快,轻功一运,他立马消失在原地。

        杜明觉皱起眉头走进来,他看着眉眼舒展的白落,心下怒火越来越大,他也越来越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要发火。

        “他是谁?”

        “状元郎又是谁?”

        “白落,本王需要你解释。”

        白落比他矮一头,她伸手勾住杜明觉的脖子,将他压下来附耳说道:“他们……都是我的——男宠啊。”

        “白落,你还知不知道廉耻!”

        杜明觉气到了,他掐住白落的腰咬牙切齿的抬起她的头,发狠的吻了下去。

        “呜……呜呜呜。”

        白落想要挣脱开,可杜明觉已然发疯,她怎么也脱不了身。

        “嘶——”

        白落在他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杜明觉的唇瓣瞬间就冒出了血珠,他松开了嘴,但手依然没松。

        “松手杜明觉!!”

        白落被他掐的喘不过气来,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腰快断了。

        “啊!——”

        一阵天旋地转。

        白落被杜明觉一把扛在肩上,她惊恐万分的挣扎,一直摇头说道:“杜明觉,你不能强迫我,你不能……”

        “你是本王的妃,本王想要什么由不得你拒绝。”

        杜明觉坚硬的肩胛骨咯在了她小腹处,本来去房间也就几步路,可白落却觉得他们走了一个世纪。

        疼——好疼!!!

        白落回想起了她的第一次,也是这般疼。

        被放在榻上的那一刻,白落停止了挣扎。

        因为她知道,挣扎没有用,反正已经被狗咬过了,她还怕再被狗咬一次吗。

        她像条死鱼一样不在活蹦乱跳,杜明觉发狠的冲撞也没用,激不了她什么。

        “嗯……”

        ——

        杜明觉抱着她,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道:“白落,不要试图激怒本王,本王不想伤害你。”

        白落偏过头,眼泪缓缓流下,她沙哑着嗓音说:“你的白月光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杜明觉眼神复杂的看着怀里的女人,她是他的妾,而溪月以后会是他的妻,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很好,将来也是本王的妻,本王希望你们两个能和谐相处。”

        白落没有意外,她早就应该知道的。

        可为什么到了最后,她的心脏会疼呢,大概是他——顶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吧。

        白落的手臂滑了下去,杜明觉皱起眉头将她的手拉了回来。

        “别着凉。”

        温暖的拥抱,两颗寒冷的心却相隔千里,他们两个其实是不应该在一起的。

        “杜明觉,要是我想和离你会同意吗。”

        “不同意,除非你死。”

        死吗……

        ——

        白落再一次醒来时身边早就没有杜明觉了。

        早就习惯了,揉了揉酸胀的脖子,她起身穿衣。

        今日特意穿了一件高领,青瓶进来时看见面色苍白的白落担忧道:“夫人,昨晚……”

        白落垂下眼眸,眼下泛青。

        “无事,今日我想回家,你同管家说一声。”

        “是。”

        ……

        白落坐上马车,颠簸之间她累的靠在车壁上。

        青瓶看见了也只心疼的盖了件披风,男欢女爱之事她说不了什么,只是觉得夫人所托非良人。

        白落闭上眼睛,昨晚的劳累让她心神恍惚,她仿佛看到了以后她的下场。

        杜明觉因为白月光将她赶出府去,她流浪在街头,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她的错,所有人都觉得她善妒所以才惹的杜明觉不快。

        可她有什么错,她也是无辜的啊。

        要怪就怪杜明觉心里没腾干净,偏偏招惹了她。

        她要和离,她要自由,她不想再因为男人而束缚自己了。

        她不想当一个墨守成规的夫人,不想当一个端庄大方的女人,她只想提一把长剑走南闯北,只想在江湖大道上都留下她的身影。

        /135/135659/32103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