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凡人的修真生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三章药方

第一百四十三章药方

        文德兴愣住了,王胜,冯敏兴奋了,赖英俊沮丧了。

        文德兴无法再将他和考古联系在一起,这个学生一次次给他带来惊喜,甚至认为他就应该是自己的学生,一名优秀的农科院的专业学者。

        他将南云的密林形容的如此贴切-天然的动植物公园。

        他将密林中榕树的独特景象比喻的如此的形象-孤木成林。

        文德兴期望的问道:“修文,你想来农科院吗?“

        杨修文愣住了,随即摇摇头,苦笑着说道:“文教授,对不起,我去不了农科院,我还有两年才毕业呢,再说我也不能让我师傅失望。“

        他真的不想去农科院,因为以后的每一步都已经计划好了,而且正在有序的进行着。

        文教授有一点遗憾,也有一点可惜,就好像发现了一个宝贝,结果宝贝有主了。

        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了,当真可惜了,哎!“

        冯敏听到文教授的邀请时,美目直放光。可听到杨修文拒绝后,心里不停的骂着:“笨蛋,傻蛋,大蠢蛋。。“

        杨修文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心中疑惑,我感冒了?用神识查看了一下,更疑惑了,没有啊!,难道有人骂我,嗯,一定是赖英俊。

        赖英俊也没想到,自己会无辜给冯敏背锅。

        很多人认为热带雨林中旅行,一定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事实却恰恰相反,三天,整整走了三天,闷热,潮湿,缺氧,这还是次要的,蜘蛛,蚂蝗,毒蛇随时威胁着。

        第二天时,众人穿过一条小河,不深,也就到膝盖位置。

        长期闷热的环境让人非常烦躁,小河清凉的水给众人带来了一丝凉意,于是再水中多停留了一会。

        杨修文,水卯笙,黎力催促文教授四人尽快上岸,水中有蚂蝗。

        冯敏闻言一下跳到了杨修文的背上,打死不下来。

        文教授和赖英俊倒是听劝,可王胜不愿意,站在水里舒服的直哼哼。

        最后杨修文把冯敏背到岸上,回到小河里将王胜扯了出来,结果他的腿上爬了十几只蚂蝗。

        王胜吓得声音都变了“修文,兄弟,快弄掉它们,哎呦,它们好像在咬我,我快死了吗?“

        杨修文此时发现,王胜有时候也挺可爱。

        黎力从背包里拿出一块硫磺肥皂,准备抹在王胜的腿上,杨修文阻止了,从包里拿出一个纸包,打开后,取出一点粉末撒在蚂蝗身上。

        黎力惊奇的发现,蚂蝗像是遇见了天敌,快速的拔出钻进王胜腿上的口器,噼噼啪啪的掉在地上,蠕动了几下,缩成一团,不动了。

        黎力和水卯笙一脸热切的看着他手中的纸包,欲言又止。

        杨修文看在眼里,说道:”回头我给你们一个配方,算是送给咱们可敬的战士们。“

        黎力和水卯笙激动的连声说道:“谢谢,我们替战友们谢谢你!”

        蚂蝗去掉了,可被它们叮咬的伤口血流不止,王胜的两条腿都是血,看起来很恐怖。

        杨修文用水把他腿上的血冲掉,又拿出一个纸包,还是粉末,撒在伤口上,血很快不再流出。

        拿出两卷医用纱布,将王胜的腿包扎好,说道:“没事了,起来吧!”

        扭头对黎力两人说道:“这个配方也给你们。”

        水卯笙,黎力不知道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他们没想到,执行这次普通的保护任务,竟然得到了两份珍贵的药方。

        别人可能不知道药方的珍贵,可他们知道,战友们在边防巡逻,因为被蚂蝗叮咬导致流血感染,残疾,甚至死亡的战士,每年都有。

        没有牺牲在战场上,却倒在了这恶心的虫子上,战士们有多么的不甘。

        现在好了,战士们有救了,从此不在有伤残,死亡,不甘。

        杨修文在他们的心里突然变得高大,耀眼,比他们的族长还要神圣。

        他们没想到,后面还有惊喜等着他们。

        晚上的驱蚊虫药粉,河水蒸馏术,防中暑药方,防腹泻止泻药方。。。

        多年后,已经是某边防大员的水卯笙回忆道:“我这一辈子,最幸运的就是参加了那次保护任务,他改变了我和黎力的命运,包括生命,爱情。。”

        第三天中午,众人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小山谷。

        确实如白余生所说,这处山谷植被更加的繁茂,有高达四五十米的巨树,也有贴着地皮的不知名的矮小灌木,因为人迹罕至,进入山谷没有路。

        山谷里很安静,除了偶尔的虫鸣,树冠上短暂停留的白鹭,一切显得那么的神秘。

        杨修文甚至看见了一颗见血封喉树,三十多米高,灰白色略显光滑的树干,桃形的叶子,枝叶间还有一串串红色的果实。

        他问身边的水卯笙“卯笙,看见那颗树了吗?你认识吗?”

        水卯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见了那颗恐怖的树,瞳孔一缩,惊呼道“毒箭树,不是已经消失了吗?这里为什么还有?”

        作为黎族人,他清楚的知道,这种树木乳白色的汁液有多么可怕,一点点都能致人死亡。

        他还记得小时候,两族相争,其中一族用了涂了这种毒液的箭,当场死亡了五六个人。

        后来村子周边的毒树都被毁掉了。

        可两族到现在还没有化解那段仇恨。

        想起自己的恋人莎雅,心中一阵烦躁。

        文德兴此时也看见了那颗毒剑树,兴奋的喊道:“看,快看,那是什么,毒箭木,它竟然没有灭绝,哈哈哈!”

        杨修文心里突然有一点不安,好像会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什么事呢,难道是见血封喉树,会是它吗?

        /135/135062/32103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