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撩欢在线阅读 - 第236章 保释

第236章 保释

        电话被挂断了,听筒里传出一阵忙音。

        几秒钟的愣神之后,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瞬间席卷了全身。

        黎雪出事了!

        或许是母女血脉相连的感应,让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危险的念头。

        “警官,我妈可能出事了!我要去找她,求你让我出去找她!”我猛地看向女警官,语气急切道。

        “阮诗,你先冷静一下!”女警官吓了一跳,皱眉,“到底什么情况,你先把来龙去脉告诉我。”

        “我妈没接电话,这很反常!而且今早,她竟然取消了我的代理律师。”我急道。

        女警官说:“就你说的这些,不足以证明什么。这样吧,你们住在哪家酒店,我打电话去让酒店的人查一查。”

        没错,如果我妈还在酒店,酒店的工作人员一定能找到她。

        几分钟后,女警官重新返回了房间,她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

        我急忙问道:“警官,我妈人在酒店吗?”

        “酒店的前台说,你母亲今早办了退房。”她看了我一眼,继而道,“我还顺便派人查了前台的监控,你母亲是今早带着你儿子一块儿退房的。离开酒店时,有辆京城牌照的车子出现,将他们给接走了。”

        京城牌照?

        厉云州?姜瑾?

        今天是他们大婚的日子,这个时间点,他们应该正在举办婚礼才对。

        又或者是厉家老宅的人!厉老爷子怎么会轻易让希希离开厉家?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炸开了,无论是谁,黎雪和希希的处境都很危险。

        不敢再继续想下去,我激动道:“警官,我必须离开这儿!我要回去救我的家人!”

        “不行。”她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我,“你先冷静一下,我已经联系了京城那边的警方,去追查车子的来历。至少从监控上看,你母亲是自愿上车的,不存在任何绑架的行为。”

        她语气平淡,这些传到我的耳朵里却如同点燃了炸药。

        她不是我,她不了解黎雪。

        就连我现在也想不通,黎雪究竟是遇见了怎样天大的事,才会让她做出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

        当下,我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心急如焚,近乎咆哮道:“你难道没有家人吗?如果是你的家人面临危险,你还能冷静得了吗?!”

        我从椅子上噌地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往门外跑。

        “站住!”女警官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我的肩膀。

        她的力气很大,手法专业,瞬间拿出手铐,将我拷在了座位上。

        “阮诗,这儿是警察局!不是你能够胡作非为的地方!”她拧眉训斥我,而后将我转移去了拘留室,“你在这儿好好冷静一下。如果有什么关于你母亲的新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女警官带上门离开了。

        我蜷缩在阴暗的拘留室里,抱着双膝靠在墙角,满脑子都是黎雪和希希的脸。

        她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她们是我今生仅有的牵挂了。

        我在心里反复祈祷着,他们一定不能有事……

        “妈妈……希希……”我反复喃喃着他们的名字,“我好想你们……你们一定要等我……我们说好要一家人团聚的……”

        也不知这样蜷缩了多久,我的头又开始剧烈地疼痛。

        “救救我……”我试图站起来去敲门呼救。

        可是四肢软弱无力,才刚站起来,我便径直倒在了地上。

        眼前一黑,我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阮诗,醒醒!”有人在耳畔叫我,我感受到有手电光在直射我的瞳孔。

        眼皮颤抖了几下,我猛地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陈医生的脸。

        见我清醒,他松了一口气:“你总算醒了,要再叫不醒你,我都准备打120送你去市院了。”

        我怔怔地看着他,脑子还有些晕沉沉的。

        陈医生继而问我:“今早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会突然焦虑症发作?”

        我抿唇,冷不丁又想起了黎雪和希希,突然翻身下床。

        “你怎么了?”陈医生被我吓了一跳,高大的身躯拦住了我的去路,皱眉沉声道,“回床上去躺着,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哪里也不能去。”

        “我要去救我妈……我要去救我儿子!”我猛地抬头盯着他。

        四目相对之时,他被我的眸光震慑住。

        半晌,才回过神来,面无表情道:“这里是警察局,你现在是被拘留的状态,你哪里也去不了。”

        我浑身的汗毛炸立,一颗心凉到了极点。

        我突然恨透了这个世界。

        为什么所有人都如此冷漠?

        我只是想和家人团聚,余生过着平淡的小日子,为什么连这点微不足道的心愿,他们都要阻止我?

        “你先回床上休息,我去帮你打听一下。”陈医生忽然说,“正好我也要去提交报告……”

        话音未落,有人敲门。

        紧接着,那名女警官快步走了进来。

        见到她,我哪里还顾得上休息,赤脚跑到她的面前,拉住她的胳膊问:“警官,是找到我妈了吗?”

        她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沉声对我说:“阮诗,有人保释了你。警局已经批准了,你可以离开了。”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就连陈医生也愣住了。

        女警官和他交换了个眼色,他会意的没有多问。

        不一会儿,我去领回了自己的物品,被女警官带去了警察局的大门。

        马路边,停在一辆宾利suv。

        靠在车门边的男人正低头抽烟,他身上黑色的高定西服,正是我在报纸上见过的那一套。

        我愣神的时刻,厉云州已然也看见了我。

        下一秒,他掐灭了手里的烟头,快步朝我走了过来。

        心尖一颤,今天不是他和姜瑾大婚的日子吗?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走吧。”他深深地看了我许久,面无表情地开口。

        我抿唇,不明所以道:“去哪儿?”

        “不想见希希吗?”他的眸光晦暗不明,沉声反问我。

        我立刻明白了什么:“我妈和希希是被你接走的?”

        音落,厉云州没有回答,替我拉开了车门。

        /128/128913/32103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