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药材大佬在线阅读 - 第四四五章 小人物的价值

第四四五章 小人物的价值

        自从海王十二钗问世以来,网上的焦点全都转移到了陈阳的身上。

        网上也冒出了一些了蹭热度的。

        有人冒充陈阳的情人,历数陈阳的罪状。

        有的也以十二钗的身份招摇撞骗。

        反正事情闹得一团糟,陈教授的热度大为的减弱。

        他的事情几乎也没人提起了。

        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本末倒置了啊!

        陈阳也有些哭笑不得。

        这都是弄得些啥啊?

        网友们,你们视点也正常些好吗?

        不要老是盯着我的身上。

        还有那个作者,你是猴子派来的逗逼吗?

        这时电话响了,是文清的。

        “陈阳你可以啊,我还真是小瞧你了。啧啧,海王十二钗啊,你还真准备养这么多?”

        文清调侃道。

        “清清啊,我冤枉啊!也不知道哪个混蛋故意搞事情。”

        陈阳自然是冤枉。

        十二钗?

        贾宝玉都不敢想!

        再说了,除了少数几个,剩余的都不认识,更没有听过。

        都算他头上,他自然不干了。

        呵呵!

        文清微微一笑,道:“我觉得你肯定跟那个作者钱了,否则人家会这么卖力的捧你?”

        抛开私生活不提,这个作者对海王对陈阳还是很赞赏的。

        “我都不认识人家?”

        陈阳摊手。

        他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个作者网名四海散人,是个不入流的网文写手。

        双方并没有任何的交集。

        “得了吧,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自己干的好事,人家还不能说了?”

        文清鄙夷道。

        对于陈阳的事情,她还是知道些的。

        虽然没有十二钗那么夸张,但六七个肯定是有的。

        “说点正事吧,听说你在高丽收获颇丰?”

        文清笑吟吟的问道。

        “还行,还行!”

        陈阳有些心虚。

        清清是个事业型的女人,她既然这么问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是吗,我怎么听说,尹东珠把投资集团都交给你了?”

        文清试探着问道。

        “没有的事情,没有的事情。”

        陈阳连连的摇头。

        虽然孙艺珍对他比较信任,但还是会听尹东珠的,当然了,只要陈阳愿意,还是能够影响到孙艺珍的。

        “不见得吧,我听说尹东珠准备招你做干女婿?她干女儿长得挺不错的。怎么,这个算是十二钗的哪一个?”

        文清毫不犹豫的揭开了陈阳的谎言。

        她的消息比较灵通,就算是高丽国那边也能打听到。

        陈阳哑然!

        这个还真没法说。

        “行了,行了,你的那些破事,我也懒的过问。但你答应我的事情可别忘了啊。”

        文清风轻云淡的揭过了这一节。

        “你还准备去东南亚啊?”

        陈阳有些惊讶。

        按理说这丫头已经跟文家撇清关系了,清阳公司也不再受仁和堂的影响了,她怎么还要去东南亚支援疫情?

        这原本就是文家的事情。

        “这不是文家的事情,这是所有中医药行业的事情。你不是一直想着走出国门吗?这可是个大好机会。”

        文清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中医中药是不分家的。

        现在禽流感肆虐东南亚,西医西药束手无策,正是中医药发扬光大的时候。

        好吧!

        陈阳点了点头。

        这件事也是责无旁贷。

        又说了几句,文清这才挂了电话。

        中医药要出海显身手了!

        陈阳也不敢大意,急忙打电话让药王院的鬼针刘一手和学生们做好准备。

        刘一手自然也是痛快的答应了。

        话说,自从他来了药王院后,马上解决了身份问题。

        学生们也拥有了中医的身份。

        而且药王院对他也十分的重视,专门为他们开了针灸课,聘任刘一手为教授。

        刘一手也不负众望,展示了几手绝活后,马上被药王院的人视为天人。

        现在,针灸课的学生是最多的。

        刘一手也很自豪,授课自然也很卖力。

        以前师傅教徒弟都要留一手。

        但刘一手却是倾囊相授,没有任何的藏私。

        他要对得起学生们口中的教授二字。

        究其原因,自然是陈阳的功劳,所以听到陈阳有所求,刘一手自然是毫不推辞。

        有了刘一手的相助,陈阳才算是稍微松了口气。

        说实在的,中药对病毒侵扰也没有直接的效用,虽说能够驱邪固本,但很耗时间,治不了急病。

        但针灸不同,在疏通筋络、驱寒散热、恢复潜能方面有奇效。

        有了针灸的助阵或许能够更好一些吧。

        “陈总,田山河来了?”

        张扬无奈的说道。

        最近一段时间,陈阳去了高丽,这家伙可是没少来找他,弄得他也是不厌其烦。

        田山河?

        陈阳皱了皱眉。

        晾了这么多天,这家伙还是阴魂不散啊。

        还真是有韧性。

        “让他进来吧!”

        陈阳也有些无奈。

        毕竟是现管大人的亲戚,也不能做的太绝情了。

        少倾,田山河小跑着进来。

        “陈哥,您终于回来了,小弟我等的可是花儿都谢了。”

        这家伙门牙已经装上了,早就没了之前的狼狈。

        “田总,有何贵干啊?”

        陈阳也是明知故问。

        “陈哥,您这不是骂我嘛。在您面前,我算个球?陈哥可是我的偶像啊,海王十二钗,各个都是绝色。手提杀人剑,醉卧美人膝,啧啧,这才是男人。”

        田山河笑嘻嘻的。

        好了好了!

        陈阳有些不耐烦了,道:“你来有什么事?”

        这货真是不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陈阳正为这事不爽呢?

        “陈哥,听说高丽国那边的投资到位了,工程马上就要开始了?”

        田山河摩拳擦掌。

        “是要开始了!”

        陈阳点了点头。

        这事瞒不住田山河。

        “哥,你必须得给我安排点活。”

        田山河凑了上来。

        “你能干啥?”

        陈阳上下打量了他几眼。

        “陈哥,我能干的多了,从项目的立项、审批、开工、验收,甚至后续的业务我都能做。”

        田山河拍着胸脯。

        嚯啊!

        全能人才啊!

        看来没啥掺和这种事情啊。

        也对!

        背靠现管夫妇这等靠山,安国这边哪个不给点面子?

        可是陈阳左瞅右瞅都觉得这货不靠谱。

        “陈哥,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觉得我就是靠着小姨和小姨夫的蒙荫生活。那是咱们兄弟没有打过交道,等你真正了解我,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小姨的帮助只是一方面,我也有自己的东西。否则,行业里对山河公司早就是怨声载道了。”

        田山河由衷的说道。

        是吗?

        陈阳是一百个不相信。

        要是没有现管夫妇的名声,你算个jb玩意?

        谁会给你面子?

        不过既然这货敢这么说,多半还是有些东西的。

        “好,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能不给现管夫人面子。这样吧,真有件事让你去干,干得好,以后的事情都好说。”

        陈阳念头忽然一转,登时有了主意。

        “陈哥,你说吧,只要是你纷纷了,我指定干好。”

        田山河夸下了海口。

        “晋药你知道吧?”

        “知道啊,这可是西北的制药巨头。”

        “搞得动吗?”

        “这个……有些困难!”

        田山河为难道。

        他虽然是二代,但也只在小姨的庇护下,出了冀省也不好使啊。

        再说了,晋药可是全国级的制药大佬。

        田山河还真奈何不了他们。

        这货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陈阳也相信了几分。

        要是这货一口应下,陈阳还很有些怀疑。

        “也不是让你搞晋药,只是晋药华北分公司总经理陆元不是个好东西,你给我收拾收拾他。”

        陈阳缩小了目标。

        陆元这货可是陷害陆教授的罪魁祸首,当初也没少找海王的麻烦,陈阳可都记在心里了。

        华北分公司啊!

        田山河也放心了下来。

        只要是在他的地面上,就没有他搞不定的药企。

        六大龙头的分公司,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哥,您就放心吧。您是我哥,陆元得罪你就是得罪我,我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

        田山河义愤填膺的说道。

        好!

        陈阳点了点头。

        虽然说他有些不待见田山河。

        但这种人也是有自己的生存空间的。

        存在即合理!

        既然上天给予了这种人生存的空间,那就有他们的意义。

        陆元这种小人,就要找专门的人对付。

        这叫以毒攻毒!

        没毛病!

        “哥,咱们第一次打交道,兄弟无以为报,这点小礼物你收着。”

        田山河拿出了一个盒子。

        呵呵!

        陈阳翻了翻白眼。

        老子这身价还差你那点东西?

        “陈哥的钱比我见的都多,我自然不敢在您面前献丑。这可是好东西……您肯定用得着。”

        田山河陪笑道。

        哦!

        听到田山河这么说,陈阳倒也来了兴趣。

        打开盒子只看了一眼,陈阳就显现叫出声来。

        这货还真是胆大啊,居然找了一根大猫鞭。

        卧槽!

        好粗壮的一根。

        光看这个头,这成年大猫不得有五六百斤?

        “陈哥,你是干药材的,应该比我了解。这玩意好啊,泡在酒里,一杯就能顶三天。”

        田山河小心翼翼的说道。

        “哪来的?”

        陈阳压低了声音问道。

        这玩意可是保护动物,别说是鞭了,连根骨头都少见。

        “朋友送的,说是从老毛子那边带回来的,有两根,一根小的被我泡酒了,这一根大的孝敬陈哥。放心吧,都是正经来路,有通关记录的。”

        田山河似乎知道陈阳担心什么。

        很好!

        陈阳合上了礼盒。

        这玩意可是罕见啊!

        必须收了!

        毕竟他能用得上。

        看到陈阳收了礼物,田山河这才咧嘴一笑。

        “陈哥,那我先走了啊。事情我马上给你办。”

        陈阳点了点头,也不置可否。

        田山河离开以后,陈阳马上又打开了盒子,开始欣赏起这根大猫鞭了。

        好东西啊!

        现在大猫几乎绝迹了,一根骨头都罕见,更别说这玩意了。

        当初谯城老板送了几瓶老骨酒,陈阳都很是稀罕。

        泡酒,必须泡酒!

        只有泡酒,才能体现这东西的价值,还得加些药材,双管齐下才能更有效。

        就在陈阳琢磨着拿什么药材泡酒的时候,房门再次被推开。

        钱馨气匆匆的走了进来。

        “陈阳,你这个混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外面的田光一脸苦笑。

        作为老板的保镖,他还算是尽心尽责的。

        别人想要见陈阳,必须过他这一关。

        但也有些人是田光拦不住的。

        譬如说跟陈阳有密切关系的女人。

        眼前的钱馨就是其中一个。

        看到钱馨来了,陈阳也有些头大。

        他倒不是故意不接钱馨的电话,而是这丫头有些奇葩。

        海王十二钗的事情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

        钱馨也打电话过来抱怨。

        姐姐这么优秀,怎么才排第三?

        我才不是又傻又彪的史湘云?

        我有才有荣,是林黛玉……

        文清那个假清高才不配当林黛玉……

        好嘛!

        她还真把自己代入了小说,开始争夺十二钗的名次了。

        陈阳也不知道该说啥了,干脆就来个不接电话,耳不听为净。

        可万万没想到这丫头还杀上门来了。

        “钱大小姐啊,那些都是网上的人乱说的。除了你们四个,剩下的我都不认识,有没有这个人还两说呢?”

        陈阳也是苦口婆心。

        其实这几个女人当中,他还是投入了不少感情的。

        唯独这个钱馨。

        实在是有些意外。

        狗屁!

        钱馨不依,道:“那写手肯定是被你收买的,在网上帮你造势。他在哪里,把他叫出来,姐姐我要好好的跟他理论理论。”

        其实海王十二钗什么的,钱大小姐也没有当回事,只是不忿自己排在文清之下。

        她才是女主好不好?

        “都说了是谣言,你居然还当真了。什么十二钗的,我有那么强的体力吗?”

        陈阳有感而发。

        话说这些年他的体力还真不如从前。

        可能是年龄大的缘故,有些力不从心了。

        以前是一夜七次。

        现在聚少离多,一月七次都完成不目标。

        田山河送的这根大猫鞭还真是及时。

        “那你发表一个声明,说网上的那些都是假的。”

        钱馨依然揪着这个不放。

        陈阳瞬间头大如斗。

        他不回应也就罢了,大家就当是笑谈了。

        他要是回应了,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钱大小姐,你找我什么事?只要我能满足的,一定尽力满足。”

        陈阳急忙岔开话题。

        他知道钱馨不可能因为这点破事专程来找他的。

        “好啊,我有些想你了!”

        钱馨马上换上一副笑脸,有些欲迎还羞的样子。

        陈阳哑然!

        这是千里送……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礼盒,忍不住有了几分信心。

        那就收下了呗。

        于是乎,二人直奔主题而去。

        /128/128977/32103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