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理寺小饭堂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五章 脆皮年糕(二)

第三百零五章 脆皮年糕(二)

        这脆皮年糕先时没做过任何处理,瞧着只略洗了洗,擦干之后,便放在一旁,等待下锅了。

        不似无骨鸡柳这等小食在下锅前的腌制上做了不少功夫,这脆皮年糕是真正的什么都未做。拿起那些插了竹签的年糕细细看了好一会儿之后,刘元放下年糕,朝白诸同林斐摇了摇头,道:“不曾腌制,就是寻常普通的年糕而已。”

        如此“简朴”的不做任何处理的年糕又要如何做的同旁人的不同?几人对视了一眼,很是不解。

        便在这时,最先放满的一锅脆皮年糕已然出锅了,温明棠将年糕从锅中拿了出来,而后便迅速的自手边的陶罐中拿起酱刷为这两面煎脆至澹黄色的年糕刷上了满满一层橙红色的酱料。

        橙红色的酱料裹上了澹黄色的脆皮年糕,原本看似“平平无奇”的脆皮年糕立时变得诱人了起来,才出锅的脆皮年糕自是还带着刚出锅的热意,橙红色的酱料遇热,那股酱料独有的甜辣酱香立时弥漫开来。

        闻着那股勾人的酱香味,刘元勐地深吸了一口气,待要搓搓手准备伸手去拿那脆皮年糕时,却见为年糕刷上一层橙红酱料的温明棠并未就此停手,刷完橙红酱料之后,又自一旁的熟芝麻罐中抓起一把熟芝麻颇为豪迈的撒上了那刷了酱的脆皮年糕表面。

        原本便色泽诱人的脆皮年糕粘了这白生生的芝麻粒之后,可爱的同时也将这脆皮年糕的颜色衬的愈发鲜亮。

        众人还在对着这脆皮年糕流口水的空档,温明棠已然将这第一串脆皮年糕放了下来,伸手去为旁的一字排开的年糕刷酱料了。

        待众人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时,第一串的脆皮年糕已落到了林斐的手里。

        这速度……真真叫人望之莫及,也不知林少卿是何时伸的手!

        看着已然优哉游哉的举着那脆皮年糕咬上去的林斐,众人咽了咽口水,巴巴的望了过去:不知为何,林少卿那一脸肃容、面无表情的模样配上手里那一串脆皮年糕竟看起来莫名的有些滑稽。

        不过举着脆皮年糕在吃的林斐却是不觉如此,相反,他神态自若,看起来无比惬意。

        对着那脆皮年糕略略一吹便一口咬了下去。

        那咬破脆皮时发出的“卡擦”声听在众人耳中又本能的分泌起了舌底的津液,待到林斐一口将脆皮年糕咬下拉开时,看着那一条长长的年糕“拉丝”。那股独属于年糕的软糯,咀嚼起来“糯叽叽”的口感便立时出现在了众人的回忆之中。

        想像着焦脆的脆皮之下年糕软糯独特的口感,众人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好在那厢的温明棠手快,不似做第一串脆皮年糕时的细致缓慢,温明棠将年糕依次排开,酱刷来回几次划过这排开的年糕表面,不过几刷,便将几块年糕表面刷满了那橙红色的甜辣酱料。

        刷酱,撒上芝麻粒,再翻身刷酱,撒上芝麻粒,不过几息的工夫,脆皮年糕便已做好了。

        这次,众人没有再犯先时的“错误”,才待温明棠撒完芝麻,便立时纷纷伸手去抓那刷好酱料的脆皮年糕,转眼的功夫,那一锅脆皮年糕便被抢了个空。

        才自锅中拿出的脆皮年糕表面还氤氲着热气,即便众人想一口吞下,那“热意”也不允许众人如此做来。

        闻着那股又甜又辣的酱料香味,只得先对着年糕表面略略吹了吹,而后才张口咬了上去。

        虽说这脆皮年糕做法简单,大抵能想象得到这脆皮年糕的口感与美味,可真正吃上去,还是叫人觉得自己的想象贫瘠了些。

        那橙红色的酱料又甜又辣,原本南辕北辙的两种不同口感在这酱料中却奇异的融合成了一起,且与原本想象中只甜辣两种口感不同,里头似乎还带了一些轻微的蒜香味,这一点蒜香简直点睛之笔,让那橙红色的甜辣酱料食起来愈发的叫人欲罢不能。

        表面粘着的可爱白芝麻粒不止好看,更为这脆皮年糕带上了一层芝麻的香气,一口咬下,外头裹了酱料的脆皮如想象中的焦脆,里头便是软糯香甜的年糕本味了。

        年糕谁没吃过?可不知是不是因着外头那一层截然不同的脆皮口感的衬托,以至于里头原本年糕软糯香甜的口感似是在这口感的衬托下,显得愈发明显,软糯香甜的口感中似乎还能隐隐察觉到那层糯米的香气。

        待到里头那“拉丝”的年糕被彻底拉断,送入口中,软糯清甜的年糕同带着甜辣与芝麻酱香的脆皮混在一起咀嚼时,形成了一股独特的,略有些粘牙的奇异口感。

        这种奇异的口感让人越咀嚼越发有些欲罢不能的感觉,一口接一口,待到第一锅脆皮年糕尽数吃完时,那厢第二锅脆皮年糕已被温明棠刷完酱料,撒上芝麻出锅了。

        众人忙不迭地伸手,去拿了第二串。

        看着那厢吃脆皮年糕吃的颇为投入的众人,纪采买接过温明棠递来的脆皮年糕,悠悠道:“肚子可还装得下?”

        他因着提前知晓温明棠要做年糕,特意少吃了些米饭,可不似刘寺丞、白寺丞那般一碗米饭不够,还多添了半碗。

        换源app】

        尤其刘寺丞,瞧着方才都在打饱嗝了,也不知究竟是如何将这脆皮年糕塞入腹中的。

        听到纪采买的打趣,刘元举着手里的脆皮年糕,再次咬下一口,一边咀嚼感受着脆皮年糕那独特的“粘牙”口感,一边道:“温师傅先时不也说了么?甜点同三餐许是不占同一个胃的,我瞧着这脆皮年糕有甜味,许是算甜点,自然还吃得下。”

        纪采买看着即便日日得见都能明显看出圆润了些的刘元,抿了抿唇,转过身,又咬了一口手里的脆皮年糕:罢了!美食当前,还是莫要想些有的没的了。

        一份暮食之后,又食了两根脆皮年糕,刘元这才打了个饱嗝,颇为惬意的揉了揉肚子,道:“这下才叫饱了,多谢温师傅!”说着,朝正在吃脆皮年糕的温明棠抬了抬手。

        温明棠笑了笑,眼角的余光瞥向那厢自袖袋中取出一份薄薄卷宗的林斐。

        果不其然,下一刻,便听林斐的声音响了起来:“吃饱了?既吃饱了便该做事了!”

        /82/82847/29322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