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启三十岁人生在线阅读 - 364.官腔与友谊

364.官腔与友谊

        这一次程晓再来快腿,情形就完全是另一个样子。

        省城分部的四十几号员工,全都穿了制服,列成两排,在楼下大厅里站着。

        程晓进入大门的时候,在刘路带领下,大家笔直站立,一起冲她鞠躬。

        “欢迎夫人!夫人好!”

        程晓给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看看刘路,埋怨说:“你干什么呀?”

        她跟周大林闹别扭,刘路在里面和稀泥,也把程晓给得罪了。这会儿又让程晓给抓了把柄,虽然是她手下犯的错,可也是她的手下。不好好哄哄程晓,她还真怕程晓跟她较真,把在这里被调戏的事儿告诉周大林。

        大老的老婆让手下调戏,这个大瓜打死她都担不起。

        程晓和周大林就是再闹,人家也是两口子啊。她得给程晓长长面子,程晓心软,哄高兴了她,不管什么事儿,就都过去了。

        “夫人在这里受了委屈,我代表全体员工,给夫人道歉,求夫人原谅!”刘路说着,又给程晓鞠了一躬。

        身后所有员工就一起鞠躬九十度,大声附和:“求夫人原谅!”

        “你有病啊?”

        程晓直接受不了。这个刘路,这都跟谁学的?

        她走过去,拉着刘路就往楼上走,突然想起来,回过头来,跟所有员工说:“你们散了吧,回去工作。”

        没有刘路发话,员工们也不敢离开,目送着她们走向电梯。

        进电梯之前,刘路向后挥挥手,穆总明白,这才让大家散了,走楼梯上楼。

        这种老楼,就一部电梯,老总和老板娘坐了,谁敢再去等着?只能走楼梯上楼。

        快腿一个分部,又想要大公司的面子,不想租高层写字楼,和其他公司混合办公,就只能租这种五层的老式办公楼了。

        刚进电梯,程晓就把刘路给抱住了。

        “你这家伙,成了大人物,就把我给忘了,也不回来看我。这好歹的被我给逼来了,还给我整这么一出。”她埋怨说。

        从她的语气里,刘路听出来,程晓并没有生她的气。也许,她是真的想她了,这才找个由头,把她给叫过来。

        “我忙啊。”刘路就感慨着说,“老大当甩手掌柜的,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们仨做。我们肩负着老大的重托呢。公司越来越大,天天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儿,哪一件事儿也不敢不用心,唯恐做不好,对不起老大啊。”

        电梯瞬间到了,两个人说着话,一路走出来,去了穆总的办公室。穆总就只好先去其他地方待着,还得打发人过来,伺候两位快腿的大老。

        两个人在屋里叽叽咯咯,说好一会儿分别的思念,又说一会儿周大林,直到下午快下班,这才说公司里的事儿。

        程晓把掌握的证据,复制了u盘,这会儿就拿出来,给了刘路。

        刘路也是学财会的,当然一下子就看明白了穆总和公司几个人贪污的事实。

        原来,程晓叫她过来,不仅仅是因为穆总对她出言不逊,而是担心公司。一个分部经理,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置公司利益于不顾。长此下去,公司会被这群蛀虫给搞垮的!

        刘路感慨着说:“老大的指导方针正确,因此,这两年公司拓展太快了,人才奇缺,合格的管理人员难找,不过这也的确是我用人不察的毛病。”

        说到这里,就缓和了语气说:“晓晓,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和老大闹别扭,阴差阳错地跑到这里来,我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发现这些问题。说吧,怎么处置这些人?我一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程晓却澹澹地说:“你是老总,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不用问我。”

        刘路就尴尬地一笑。

        这些年老总当惯了,身上就难免有些官气和圆滑,推脱责任,讨好程晓,都在她的话里体现出来。

        她本以为程晓不懂这些套路,却不料从程晓的回答里,她听出来,程晓对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语,一点也不陌生。

        程晓跟着周大林,经历了临水真空蜕变的整个过程。治理过程中,对工厂原来那些干部,怎么搪塞,怎么打官腔,周大林怎么对付他们,程晓都亲眼见过,亲耳听过。周大林又好显摆,没事儿两口子在家里,他没少跟程晓分析这些官腔和推脱责任的话语,程晓就算不用心听,也听的耳朵起茧子了。

        此刻的刘路,上来就强调客观理由,推脱责任,完全就是官腔,程晓心里就起了反感,干脆给她来个你爱咋办就咋办。

        她这样说,看似轻描澹写,可在刘路那里,就不一样了。

        她是老板娘啊,周大林怕老婆。严格来说,这事儿要是处理的让程晓不满意,程晓不高兴了,情况要比周大林不高兴了严重的多。

        可人家程晓就是不表态,你怎么处理都行。

        最要命的,就是怎么处理都行。这就好比你请一个重要客人吃饭,想知道对方喜欢吃什么,可对方给你来个吃什么都行。

        你如果不了解对方喜欢吃什么,有什么忌口,万一对方对你点的菜不满意,你这顿饭白搭上不说,还会把彼此之间的关系给搞砸了。

        刘路不简单。她已经听出程晓对她的不满意来了,心里立刻就做了决定,用最重的法子处罚这些人,让程晓无话可说。同时,立刻改变对程晓的态度。再这么虚伪下去,恐怕朋友真就没的做了。

        两个人已经不单单是当初无话不谈的闺蜜了。这友谊之间,揉进了太多太多的杂质,她们想着还要像过去那样亲密无间,两小无猜,已经很难做到了。

        】

        她干脆就不再和程晓说工作,而是直接打电话给自己的工作团队,同时让公司总监带一个工作小组,立刻飞过来。

        这一下,穆总就要倒大霉了,很可能一生也就此毁了。

        原本,刘路是不打算如此隆重地处理这件事情的。穆总对省城分部的发展壮大,功不可没。他对程晓说的那些话里,虽然有些水分,可也不完全是假话。

        刘路每个季度给各分公司制定的任务,都是经过整个上层管理系统详细规划的,只要完成了,就保证了公司的利益。但可以顺利完成的分公司,凤毛麟角。穆总几乎是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分公司的经营和拓展上,省城的分公司,才可以如此优秀。

        但鉴于总公司的制度,刘路不可能给予穆总超出其他分公司过多的奖励,这是管理平衡术。你吃点亏他赚点便宜的,达到均衡才可以掌控管理层。完全死板地去执行制度,那是个人就可以做老总了。这里面的学问,不是一般人可以领会、掌握,并驾轻就熟的。这也是刘路从周大林那里,学来的,真正的管理本领。

        不通过穆总这边的财务报表,其实是对穆总贪污的一个警告。刘路原本的打算,就是让穆总这边无法通过季度报表,打压一下他,然后趁他去总公司述职的时候,和他谈谈,让他起惕憷之心。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不想和你一般见识。以后别总觉得自己人五人六的,能耐大的不得了,你能耐再大,能跳出老娘的手掌心吗?

        抓个错教训一顿,再放回去继续工作。胡萝卜加大棒,也是一种手段。

        人无完人,哪个人没毛病,没缺点呢?重要的是用好手下的本事,设法避免他的缺点,这才是管理的本质。

        她想不到,穆总竟然做了一份严丝无缝的报表出来,这能耐可就大了。她还想着穆总这边又出了什么高人呢,程晓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晚上吃饭,刘路接受教训,再不和重新搞虚伪的的东西,只说过去那些在一起的美好回忆。这些回忆,足以融化两个人之间,刚刚产生的芥蒂。

        谈往事,自然就避免不了说到周大林。

        她们去租周大林那一月只有一百块的房子,把他当傻子,然后就是快腿的创立。

        再往后,就说到程晓为什么要从临水跑掉,带着桐桐回省城了。

        于倩这人真了不起,为了还周大林的清白,把自己最见不得人的经历,都向程晓抖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路就感慨说:“晓晓,你心胸大一点好不好啊?我就跟你说吧,我是第一个知道老大是大款的。”

        于是,就把当初刚开始做快腿的时候,自己偷偷跑回家,偷看了周大林炒股账户的事情,对程晓说了。

        然后她说:“你知道,我出身最穷困的农村,自小就对钱看的很重。能嫁老大这样一个大款,一辈子就再也不会为钱发愁了。别说老大只是大我们十一岁,就是老大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头,我都敢嫁给他!当初你回临水,其实是我把你给逼走的,因为我太了解你,知道你会那么做。”

        关于这个,程晓通过后来发生的事情,已经想明白了。她和刘路唯一闹过的一次别扭,也是为了这个。现在,两个人早已经把这件事情释怀了。不料刘路又重新提了起来。

        “你知道吗?”她对程晓说,“当初我各种手段都用尽了,也没撼动老大。甚至我都对他直说了,愿意给他做情人,不妨碍他娶你。可是,老大对我这个唾手可得的女人,没有丝毫动心。他放下快腿,去临水追你。就凭这一点,你也应该明白,老大对你是怎样一份真心呀!”

        程晓默默无言,想想周大林初回临水的那些日子,为她做了那么多,她真的不该这样一走了之的对待他。

        程晓终于把头低了下去,好一会儿说:“路路,我早就知道我错了,我已经决定回临水了。”

        /90/90437/32103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