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39章 不好

第39章 不好

        昆仑派的丹药天下一绝,据说在昆仑派各种炼丹的药方多达数十万!

        甚至就连天庭的天帝,每年都会要求昆仑派进贡一批丹药。

        而天下的诸侯国国君,更是把昆仑派长老们视为座上宾。

        可是,即便自己手下言之凿凿的确认,这包药粉来自于昆仑派弟子。

        小头目面对这样的情况,仍就是心跳不已。

        首先,不管这药粉是否起作用。

        这万一要是东窗事发,    骊山书院可不会饶过自己。

        这风险与收益显然不成正比。

        天下的漂亮女人多了去了,要不要让自己拼上小命去一亲芳泽,这真的需要认真掂量掂量。

        手下的人看着小头目陷入了深深的犹豫,于是压低了声音再次说道:“骊山书院自古以来就讲究男女授受不亲。

        江湖上也很少传闻,骊山书院的弟子们有不轨之事。

        可是咱们都是男人,这种事情没有传出来,不代表着没有发生。

        江湖上各大门派,几乎每年都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无非是那些在门派中待的久的弟子,欺负一些修行时间没多久的师妹。

        既然在别的门派能发生,骊山书院就算是读了圣贤书,但是总不会把七情六欲都给读没了。

        要我说,定是门规森严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刚才那位弟子明显是个高手中的高手。

        要是把她给拿下,成了她的夫君,那以后在咱們门中还有谁敢欺负你?”一件见色起意的事情,居然被抬到了身份地位的高度。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街边要饭的乞丐。

        却想要试图沾染富人家的千金小姐,争取让自己的身份地位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听到手下的这番说辞,小头目舔了舔嘴唇目露凶光。

        “一会儿给她的饭菜茶水之中…”小头目边说话边晃了晃手中的药粉。

        “交给我了,一定办得干净利索!”手下又接回了这包药粉。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之后。

        天字号房终于有了动静。

        店小二听到吩咐之后,给后厨传达消息,天字号房要准备一桌酒席,    而且还要上等的好酒。

        此时,早已等候多时的小头目,终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机会。

        而就在小头目带着手下寻找机会下药的时候。

        苏木林已经走出了院门,去赴门派中的约定。

        大晚上出门,赵灵儿本想询问一二。

        可是犹豫了一番之后还是没有问出口。

        在这里,苏木林应该没有朋友。

        同时,大晚上不大可能出去卖字跟画像。

        尤其是,联想到之前水神上仙的到访。

        这更让赵灵儿无法开口询问。

        自己是他名义上的妻子没错,可是二人终究只是一场戏而已。

        如今自己的身体状况恢复的越来越好,两人和离之日也就越来越近。

        此时,别说是一位水神上仙,就是寻常人家的女子。

        赵灵儿也没有半点儿立场去阻止,看着苏木林换上干净衣服之后出门。

        苏木林一路打听,来到客栈之后,便被店小二直接引到了天子房。

        苏木林本以为此时房间之中早已是人头攒动。

        毕竟,门派召集大家开会,最少那也应该有十个人左右。

        可是万万没想到,    进到房间之后,居然只有师姐一人而已。

        除了师姐之外,    更让苏木林诧异的是,    这一大桌子山珍海味。

        这些日子以来,苏木林一顿像样的肉都没吃过。

        在一个妖孽横行的世界里,野味儿是那样的罕见。

        虽然刚刚在家中吃了一碗素面,可此时看着这满桌子的鸡鸭鱼肉,顿时感觉嘴巴里分泌了很多口水。

        苏木林自从长大之后,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因为食物表现出这般饥渴的样子。

        “客官,这是您要的上等好酒。

        我们这终归比不了雁门郡,就这坛子好酒,已然是我们小店能拿出来最好的酒了。”店小二一边送上好酒,一边十分歉意的说道。

        毕竟准备这种酒席的时候,眼前这位漂亮的姑娘可是给了一大定银子。

        “你先出去吧!没什么事不要前来打扰。”甄芙把店小二送出门口之后,反手关了房门。

        只是在关房门的时候,堂堂水神上仙,居然也有惊慌失措的瞬间。

        毕竟接下来要谈的事情,是几百年来都未曾想过的。

        以前只是一门心思的修行修行再修行。

        现在,第一次面对这些事情,竟然有种手足无措之感。

        而且在这样的地方谈论如此重要的事,甄芙感觉有些心虚。

        好像自己迫不及待想成为上古修士的小妾一样。

        当水神上仙关闭房门之后,或许是担心自己跟上古修士的谈话被泄露,又或许担心泄露了上古修士的身份。

        在太阳落落山之前的这段时间,在房间里等着时间快速流逝的这段时间里,甄芙感受到了这房间是何等的嘈杂。

        这是已经是小小县城之中最好的客栈,可就是这样的客栈,房间的隔音简直形同虚设。

        在这客栈中最贵的房间里,居然能听到隔壁房间高谈阔论。

        甚至楼下大厅碰杯之声,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自然也就不用再提,那楼梯上上下下的脚步声。

        倒不是水神上仙使用修为感知,实在是这里太过于嘈杂。

        如今二人即将谈论的事情,无论是出于一个小女儿的害羞,还是为了防止上古修士的身份被泄露。

        甄芙必须要做些什么!

        甄芙从怀中摸出来一个镂空的八卦铁球。

        当给这铁球注入灵力之后随手一抛。

        瞬间,整个房间被打上了一道淡蓝色的结界。

        苏木林看着这种‘高科技’倒没有感觉到多么的震惊。

        只是很好奇,她到底想干什么?

        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前来?

        甄芙看这苏木林脸色平淡,心中倒也没有任何疑惑之感。

        如果是寻常人看到这镂空的八卦铁球,必定是双目露出贪婪之光。

        此等结界法器,别说是凡间少有,就是这天庭之上也不是人人都有缘获得。

        自己手中的这一枚结界灵球,还是两百年前江河泛滥治水有功之后,天帝作为赏赐的御赐之物。

        就这结界灵球,就算是已经踏入六合境界的修士,想要进入结界之内也要花费点时间。

        如此神仙法器,却在上古修士眼中连一点波澜都没有。

        甄芙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得到这结界灵球之后,可是开心了好几天都没睡着觉。

        不过想想也能够理解,上古修士什么样的灵异法宝没见过,区区一个结界灵球而已,定然是入不得他的法眼。

        没有在这方面多加思索,而是带着微红的脸颊,走到了苏木林身边亲自为他斟酒。

        “苏…”甄芙亲自为他倒酒的时候,本想称呼一句苏先生。

        可是自己现在的穿着打扮是他的师姐。

        而且刚刚关上门就直接称苏先生,会不会太直接了一些。

        毕竟以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水神上仙一时之间没好意思喊出口。

        “苏师弟,师姐先敬你一杯!”甄芙改口苏师弟之后,决定先喝上几杯之后再说。

        正所谓酒壮怂人胆,或许喝几杯酒之后能够放开一些。

        苏木林此时更是诧异无比。

        按照现代人的理解,苏木林本来是准备来开会。

        可没想到公司高层,居然要跟自己单独喝小酒。

        而且看她刚才的动作,似乎是反手锁了房门一样。

        难不成,这位漂亮的师姐对自己有意思?

        自己就写了两首诗而已,难道就有这种待遇了?

        听说古代的大文豪,那些漂亮的美女们为了得到大文豪的一首诗词,那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不但酒肉管饱之外,还给大量的银子,甚至到了晚上还要倒贴!

        听说古代很多知名的诗人,常年居住在青楼之中,那可真的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无论青楼中的女子有多大名气,见到这种大文豪之后,每一个人都恨不得扫塌侍寝。

        苏木林唯一能想到的解释,也就是自己展露出来的才华,还有就是自己触发天录之后带来的效应。

        不知道自己这种天赋跟赵灵儿相比如何?

        一个赵灵儿就能让门派如此不顾一切的培养。

        如果从这个角度去思考,师姐主动结交自己,倒也算得上是理由充分。

        毕竟招揽人才为己所用,无论古代现代,还是这种神仙要怪的诡异世界都是极为平常的事情。

        苏木林很快与眼前的师姐共饮一杯。

        只不过,当苏木林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师姐又满满的斟满了一杯酒。

        话还没来得及说,饭菜也没顾得上吃一口,二人就已经各饮了三杯酒!

        “不知师姐命我前来有何事?其实我连师姐的名…字…”三杯酒下肚之后,苏木林突然间感觉整个人燥热不安,然后意识都开始模糊了起来。

        “这他妈的什么酒,酒劲儿这么大的吗?”苏木林甚至顾不得询问师姐的名字,拿起那小小的酒坛想要仔细辨认上面的文字。

        不过就在此时,另外一种感觉清晰的出现在脑中。

        完了,这酒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