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37章 待宰的羔羊

第37章 待宰的羔羊

        这可怕的念头在脑子里曾经闪过一瞬间。

        水神上仙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居然想要跟一个男人牵扯上名分。

        虽然这个想法可以应付当下的局势,不会再让人们对自己进行逼婚。

        但是,这个想法难度可想而知。

        一个隐藏上万年的上古修士,居然能够为了一凡人女子,向世间展示自己存在的证据。

        可想而知他是有多喜欢那名女子。

        就算自己是天上的神仙,可是在上古修士面前,恐怕跟那凡人女子毫无二致。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    神仙也会变得黯淡无光。

        或许是知道这有多么的困难,水神上仙脑子中闪过的念头,很快就消散在与闺蜜之间的谈笑中。

        第二天,天庭迎来了久违的蟠桃宴。

        上一次蟠桃盛会还是在百年前。

        各路神仙通通接到了天帝天后的邀请,无论是在天庭有职位的神仙,    还是隐藏在江河山川中的散修。

        不过相比这些神仙,今天宴会的亮点,却是那些来自凡间的宾客。

        在天子的带领之下,    三十六位诸侯王,三十六位统兵将领,以及天下各大门派掌门以及长老,十分恭敬的向着天帝行跪拜大礼。

        而就在上天宴会即将开始的时候,吃过早餐的苏木林与赵灵儿,正在进行着康复训练!

        早上醒来之后,赵灵儿发现自己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坐了起来。

        不但如此,甚至两个手臂的力量也明显增强。

        吃饭的时候不再需要苏木林一口一口喂到嘴边。

        已经完全可以自己端着碗筷进食。

        苏木林看到赵灵儿的变化,也很是开心。

        “苏家小娘子能自己坐起来了呀!”院子里正在洗衣服的几个女人,看到赵灵儿的变化后,一个个也是惊奇不已。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要是一个人生了大病,躺在床上一动都不能动。

        估计这辈子,就别想康复这件事了。

        普通人家买不起灵丹妙药,甚至看个郎中都是囊中羞涩。

        如此的大病大灾,会把一整个家庭拖入深渊。

        此时,看到赵灵儿的变化,    大家自然是又惊讶又羡慕!

        虽然大家不知道赵灵儿用了什么药,    但赵灵儿昨天是浑身无力的样子,而今天居然能自己进食,还能自己坐直了身子。

        不用仔细去想就能知道,这种丹药肯定是不便宜。

        “小相公可真是个体贴人,我们家那个憨货,从来没有像这样细心体贴的照顾过我。

        我都给他生了三个孩子了,他从来都没有给我喂过饭吃。

        甚至有一年我得了风寒,也是躺在床上动弹不了。

        就我们家那个憨货,给我端屎端尿都觉得脏。

        好在我们家老大都已经十三四岁了,要是没他照顾我,那场风寒就能要了我的命。

        这女人啊!嫁个好男人,才是这辈子最幸福的事。”院子里有人十分感慨的说道。

        “人家小相公是读书人,自然是读书识字明道理。

        跟咱们这些乡野村夫可不能相提并论。

        人们都说读书人待人处事格外的有礼,现在看来这话一点儿都不假。

        可惜我们家没有钱让孩子去读书,要不然的话也一定好好培养培养。

        万一将来科举高中,也在腰上挂个大印,带回来给他娘亲看看!”正在洗衣服的女人,一边用力洗着衣服,一边还忍不住给自己的手哈个气。

        在这寒冬时节,让苏木林感到意外的是,大家居然用的都是冷水!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这些人最起码也要烧壶开水,然后调和着使用。

        不过苏木林也能理解,现在一斤柴火两文钱。

        如果只是怕冻,就硬烧一锅开水的话。

        这一冬天,恐怕单单是柴火的消耗,就让这个家庭承受不起。

        对于这些小老百姓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洗完衣服之后再生个火取暖。

        到时候,好好的烤个火,才能确保双手不会冻伤。

        而这个时候生火,只需要一点点木材就够了。

        甚至几家人每家出一点点,大家就可以防止冻手。

        苏木林看着大家如此节约,也不得不感叹普通百姓生活的艰难。

        如果这些百姓生活在荒山野岭,自然不用担心这些柴火的问题。

        生活在荒山野岭的百姓,怎么可能会为这些柴火发出。

        可这些人生活在县城之中,小到一根柴火都需要去花钱购买。

        “大娘,院儿里的几个兄长,都是做什么为生?”苏木林住在这个院子里,竟然没有见到过这里的男人。

        确切的说,有听到这些男人早出晚归的动静,却并没有见到这些男人的面目!

        很晚的时候这些人才归来,早上天还没亮这些人就已经出去干活。

        如此辛苦,苏木林很好奇他们在做什么工作。

        “他们几个都是铁匠铺的伙计,每天帮着边军修补铠甲锻造兵器。”大娘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然而这番话刚刚说出口,却立马有人反驳地说道:“别听她的,要真的是修补铠甲锻造兵器就好了,也不至于我们每天就挣那么一点点微薄的收入。

        我们这几个男人,都只是打铁的。纯粹就是干一些体力活罢了,那些手艺人家可不教给我们。”

        苏木林听到这话,心中产生了一丝疑问。

        难不成,在这个修仙的世界里,普通凡人连铸造兵器都要被如此防范吗?

        而且铸造兵器也不是什么特别高升的技术工作。

        万里挑一的那种神兵利器,普通凡人自然是锻造不出来。

        可是平日里砍砍杀杀的边军武器,难不成也要保密到此种地步?

        苏木林没有继续追问,既然这里面牵扯到保密,只好收起自己的好奇心。

        免得给这些邻居们带来灾祸。

        万一被有心人告官,说这些人泄露军营机密,岂不是变得很麻烦!

        “还是你们读书人好啊!哪怕在街边儿帮人写封家书,这一年下来,一个人的收入也顶上我们这一个大院子!

        我们家小二一直嚷嚷着想要读书识字,可是找了好几个先生,人家都好言谢绝了。

        其实,只要给点钱交点儿礼,这几个先生就能收下的。

        可奈何,这家里面也就只能保证饿不死了。

        读书识字这种事,哎…”一个中年妇女一脸哀愁的叹息。

        “这日子越来越难过了。听说这次大军出征,在咱们雁门郡招收了很多力夫。

        我家男人一直想去,可我却给拦了下来。

        打造这种事情,我们女人家不懂。

        但是有一件事我明白,万一要是没能活着回来,我们这孤儿寡母可怎么过。

        况且,随大军出征,总共就给那么几两银子。

        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就挣这么几个钱。

        那还不如去走私盐,同样是掉脑袋,这钱挣的还快…”中年妇女话说到此处,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应该说的内容,于是一脸惊慌的看着苏木林。

        或许是平日中,这几个女人聊这样的事情习惯了。

        可是在今日,毕竟是有陌生人在场。

        一时之间的口不择言,很可能会给大家带来杀身之祸。

        走私私盐这种事儿,朝廷一贯的准则都是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民间凡举报者,一经查实,都会有大量的奖赏。

        此时,院子里的几个女人,一个个脸色都极为的难看。

        不过现在,已然不是埋怨对方说错话的时候。

        而是大家都在担心,担心眼前这个小相公去报官。

        “不用担心,这事我也做过。

        那时候,我还很小。

        家里都揭不开锅了,那个时候不去走私点私盐,恐怕一家人就只能活活饿死。”苏木林随口编了一个瞎话。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具体时间,具体地点,没有证人证据的谎言。

        却瞬间让所有人放下心防。

        对苏木林来说这只是一个突然间想到的谎言,可是对于在场的几个女人来说,这就是他们真实的生活。

        他们家里的几个男人,当初也正是因为过不下去,才提着脑袋干了这样的事。

        也正是这几个人有过这样的经历,大家才租住在一起。

        如今听到小相公讲述着跟大家一模一样的生活经历,大家自然不再防范些什么。

        “现在朝廷抓的狠,听说上个月还杀了好几十个。

        甚至道上有传言,招募走私私盐的人其实就是朝廷的人。

        就像,就像钓鱼一样。

        人家故意引我们上钩,然后抓到一个,就能去领五两银子赏钱。

        那些个狗官,根本就不拿我们当人看。

        甚至,就盼着我们过不下去,然后去走私私盐。

        到时候他来个一网打尽,我们这些人掉脑袋,而他们这些狗官去领赏钱。”话说到这里,女人甚至都感觉不到洗衣服时的寒冰刺骨。

        一脸的怒气,宣泄着她的不满。

        听到这样的故事,让苏木林也是唏嘘不已。

        而赵灵儿听到这些之后,也是无奈的叹息一声。

        “赵国没有盐井,所有的盐都是朝廷跟邻国购买。

        这些盐价格昂贵,很多人家甚至都吃不起。

        也正是因为如此,民间百姓走私盐屡禁不止。

        赵王,成为了诸侯国中打击私盐最心狠手辣的君王。

        这样的惨剧,恐怕永远都会延续下去。

        除非我们在赵国境内找到一口盐巴井。”赵灵儿看着苏木林双拳紧握的样子,于是说出了问题的根本。

        听到赵灵儿的话,苏木林当然明白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如果天下一统,有那么多的诸侯国,或许盐道会更加顺畅。

        百姓们也就不需要高价买盐!

        而现在每个诸侯国各自为战,手中掌握着盐,自然是希望能够卖的越贵越好。

        只有这些诸侯王手中有了钱,才有可能给自己的军队更好的武器跟铠甲。

        而只有有了武器跟铠甲,这些诸侯王才可能称王称霸!”苏木林对于这种历史似乎更熟悉一些。

        天上的神仙把普通百姓等同于鱼虾蟹,而地上的君王又把百姓们当成争霸天下的棋子,而到了那些朝廷的官员身上,更是把百姓当成了领取赏钱的人头。

        这样的天下,如果不能发生巨变,百姓们永远是待宰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