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33章 女人就爱自作聪明

第33章 女人就爱自作聪明

        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吗?

        两个人都按照心中所想去猜测对方的身份。

        这显然就是驴唇不对马嘴的标准案例。

        当甄芙随着苏木林进入房间之后,一眼便看到了,依靠在床边被子上的赵灵儿。

        看到眼前的来人,赵灵儿心下一惊。

        水神上仙怎么会来此寻访呢?而且更让人意外的是,水神上仙,怎么会打扮成骊山书院弟子模样。

        不过,虽然赵灵儿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但是却没有当众捅破。

        既然对方有所掩饰,那就意味着不想让人知道她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要不然的话,何必装扮成骊山书院弟子的模样。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赵灵儿缓缓的开口道:“骊山书院的师姐。可是寻我...寻我相公有事。”赵灵儿第一次呼喊苏木林为相公。

        苏木林没想到赵灵儿有此一说。

        即将要分开的两个人,现在喊起了相公。

        然而苏木灵有所诧异的时候,赵灵儿同样是有些不自然。

        她自己可能也没想到,竟然脱口而出喊那书生叫相公。

        为什么会这样呢?

        赵灵儿只是认为自己,一时之间说错了话,又或者是当着陌生人的面,理应称呼苏木林为相公。

        毕竟两个人是领了衙门里的婚契。

        称呼他一声相公也是理所应当。

        然而就在赵灵儿这样想的时候,她肯定不明白,有一种学科叫做心理学。

        而心理学上有一个科学的名词叫做潜意识。

        如果用心理学去解读赵灵儿刚才的称呼。

        恐怕是赵灵儿看到一个漂亮女人之后,潜意识自动防范防御的下意识反应。

        这种东西不用经过大脑详细思考,而是大脑最快速最直接反应出来的现象。

        就像一个人笔直的站立,然后直挺挺的面部朝下摔倒。

        虽然摔倒的地面不是水泥面,而是柔软的海绵。

        这个时候,大脑也会下意识的发出指令。

        当摔倒的一刹那,人的两只手就会向前寻找支撑。

        这是一种自我防范的动作。

        即使自己给大脑下达命令,不要控制双手。

        仍然在摔倒的一刹那还是会忍不住出手。

        即便用一根绳子把两只手捆绑。

        当一个人面部朝下直挺挺的摔倒时,身体会本能的发生倾斜。

        要么用左肩着地,要么用右肩着地。

        反正大脑就是不让用面部优先着地。

        因为面部就代表着大脑。

        大脑绝对不允许自己受到伤害。

        只有多次训练之后,确认不会受伤,大脑的潜意识自动防御才会慢慢卸下。

        就像站在游泳池旁边,直挺挺的面部朝水面砸去。

        练习两次之后,身体就不会做出应激反应。

        赵灵儿或许是感受到漂亮女人对自己形成了威胁。

        尤其是确认苏木林要跟自己和离。

        原本不会形成这种自动防御,毕竟那个时候的苏木林还只是一个落魄的书生罢了。

        然而现在却迥然不同,那个落魄的书生一口气把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三才天相境界。

        这种超凡的天赋,连赵灵儿都不得不感叹世间罕有。

        从小就被当做门派的希望,    自然明白天赋对于一个门派,    甚至对于一个人有多么的重要。

        苏木林所展示出来的天赋,    甚至远远高于赵灵儿。

        假以时日苦心修行,境界反超只是时间问题。

        甚至将来取得的成就,要远远高于赵灵儿。

        两个人是夫妻,    虽然是莫名其妙凑到了一起。

        可是有这层关系之后,将来苏木林所取得的成就自然也会让赵灵儿感到欣喜万分。

        可是一旦这层关系结束之后,    将来这个男人所取得的任何成就,    将与她毫无关系。

        甚至赵灵儿还会被世人取笑。

        曾经那是一个落魄书生,    落凡仙子怎么可能会看得上这样的书生?

        狠心抛弃,根本不顾这书生对她有救命之恩。

        于是,    赵灵儿便会被人扣上忘恩负义的帽子。

        然而二人和离之后,一旦苏木林修行上有所成就。

        到时候人们肯定会说,七星山的赵灵儿自视清高眼高于顶。

        即便有千里马在身旁,    却仍然视若无物。

        一个从小就被人称之为天才的少女。

        此刻却没有发现另外一个天才。

        甚至担心这个没有出世的天才,    成为自己的累赘。

        于是狠心抛弃有救命之恩的夫君。

        可是谁能想到,    夫君一飞冲天。

        到时候苏木林成就有多高?人们对于赵灵儿的取笑都有多么的大声。

        这种很有可能变为现实的双重嘲讽。

        此时此刻赵灵儿就已经感知得到。

        天赋这种东西并不是人人都有,    可是一旦施展出来,无论任何门派都会倾斜大量的资源。

        无论是授业的师父,    还是修行中所需要的丹药。

        以及,别人无论如何都难以争取到的功法,甚至还有别人想都不敢想的法器。

        如此之多的资源倾斜,    再加上天赋异禀,想不出人头地都难。

        赵灵儿此时脑中所想,    担忧苏木林以为自己不愿意和离。

        上次提和离的时候自己答应的很痛快。

        似乎觉得就本应该如此。

        可是对方施展了天赋之后,却又唤对方为夫君。

        就是一个傻子都能听得出来,    这是自己想要挽留他。

        可明明...

        赵灵儿此时此刻内心乱成了一团。

        远不像脸上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淡雅。

        甚至,无意之中喊出这声夫君之后。

        都不确定自己的真实想法,    到底是想要和离,还是想要就这样凑合着过下去。

        这种情绪上的转变让人真的很尴尬。

        给人的感觉非常的不好,有一种嫌贫爱富的即视感。

        水神上仙听到赵灵儿喊苏木林为夫君。

        那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是眨巴眨巴的看着二人。

        因为调查这位上古修士的原因,甄芙对于二人之间的关系,几乎已经可以说是调查的清清楚楚。

        上河村的村民的确是没有了活口,但是却有些村民因为河妖事件而来到雁门郡讨生活。

        而这些人就成了水神上仙调查的对象。

        通过这些人的口,很快知晓了二人的一切。

        这是一对儿被强行撮合在一起的夫妻。

        而且其中一方还是名震江湖的落凡仙子赵灵儿。

        如此的身份差距,而且如此之短的时间之内,想要有恩爱的夫妻感情恐怕不太现实。

        水神上仙是在观察,这赵灵儿到底是在说场面话,还是二人之间本就这般称呼。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可是非常巨大。

        前者代表着敷衍,后者代表赵灵儿认命要跟他过一辈子。

        不过单单看面部表情,并没有察觉出有任何的异样。

        即便是偶有错愕之感,毕竟是一对儿,刚刚在一起不久的小夫妻。

        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表情也实属正常。

        “刚才苏师弟的诗词触发了天录,我这次前来就是想看看师弟还有没有其他未出世的作品。

        从小我就酷爱诗词,尤其是像这种能触发天录的诗词,更是视若珍宝。

        如果师弟还有其他佳作,我真的很想借阅。”水神上仙说着自己前来的理由。

        这样的理由,对于知晓她身份的赵灵儿来说,可信度似乎不是那么的高。

        似乎这位水神上仙有所隐瞒,只是对方没有表露出真实的意图之前,赵灵儿也只能把她当做是骊山书院很普通的弟子。

        而苏木林听到这话之后,略微犹豫思索了一番后说道:“我在认识我家娘子之前,的确也做过很多首诗。

        如果师姐想听的话,我这就给你默写出来。”

        毕竟自己以后要在骊山书院里混日子,对于对方的要求不能上来就拒绝。

        先拿一首诗应付一下,    如果她不满足,    到之后再拒绝也不迟。

        “当真...”甄芙一脸惊喜的看着苏木林说道。

        这脸上的惊喜,半真半假。

        一来,    是通过脸上的惊喜让赵灵儿跟苏木林相信,自己就是来讨要诗词的。

        二来,    这位水神上仙也的确是酷爱诗词。

        如果有佳作,自然是再好不过。

        毕竟能够触发天录的诗人,100年间能出个几个就很不错了。

        虽然每隔几年就会有天录出现,但大多数都是这些有才华的诗人所做。

        苏木林很快把刚刚从骊山书院领到的文房四宝支撑开来。

        《梅花》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苏木林很快十分应景地写下了这首诗。

        因为就在此时此刻,苏木林所租住的小院墙角就有一只正在盛开的梅花树。

        “真好!”赵灵儿虽然依靠在床边。

        可是苏木林摆的长桌案就在她的身旁。

        自然是每写一行字,赵灵儿遍看得清清楚楚。

        此时赵灵儿面带笑容,不知道是因为喜欢这首诗,还是喜欢这霸气外露的才华。

        然而同样一首诗,在水神上仙的眼中,却别有一番解读。

        如此应时应景的一首诗,是以前写的?

        你信吗?

        而且诗的开头两句似乎暗暗表明了某种态度。

        寒凌独自开?这是什么意思?

        是想通过自己的口,向四大战神传达信息吗?

        表示上古修士只不过是一个散修,不想跟天庭起任何的冲突。

        之前在福字街选择了突然消失,也是传达不想开战的意思。

        如今,又通过诗句向自己传达消息。

        自然是在不方便告诉赵灵儿自己是上古修士的前提下,极为隐晦的告诉自己这位水神上仙。

        然而水神上仙,怎么也不会想到。

        这根本就是巧合。

        只不过是她自己硬要这番解读罢了。

        苏木林压根就没认出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