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29章 入骊山启修行

第29章 入骊山启修行

        忽然间出现了这一幕,别说是现场的百姓们感到惊讶。

        就连琴棋书画闻名天下的骊山书院的一众弟子们都感觉到惊愕莫名。

        他们倒不是没有见过这种场面。

        在骊山书院几乎每隔几年都会出现这样的画面。

        当一首足以流传千古的名诗出现时,就会触发天录。

        听说这首诗会被收藏在天庭的藏书海阁。

        可是弟子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一个没有修行过的人触发了‘天录’!

        就算是一代代的文豪,在孩童尚未修行时,触发过天录这种大惊喜!

        而就在全场惊讶无比的时候,苏木林突然之间感觉自己仿佛与这方圆千万里的山川河流融为了一体。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这明明只是一句诗词,可是在这一刻,苏木林居然感觉自己的呼吸,似乎与这千万里的北国风光同步起伏。

        随着苏木林的呼吸,仿佛能清清楚楚的感知到这千里冰雪的大地上,每一处生机的展现。

        动物们的奔跑与跳跃,树木的摇摆与枝叶的断裂,甚至小溪的潺潺与大江奔腾的瞬间也是那样的清晰。

        为什么会这样?

        苏木林感觉自己已经不是肉身,而是变成了这千里冰雪大地。

        难道盘古开天地传说是真的?

        传说盘古死后,身体化成了大地与山川,血脉变成了条条江河。

        莫非,自己也与那盘古一样,会变成这千里大地?

        不过就在苏木林疑惑之时,这千里大地上的灵气开始聚集,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围绕苏木林为中心流动了起来。

        “莫非这就是骊山书院弟子们一直所追求的道法自然,笔墨灵动天下?”但凡能感知到灵力的高手们,都明显的察觉到庞大的灵气在聚集在流动,并且全都流入了台上写诗之人的胸口。

        短短几秒之后,苏木林突然感觉眼前一花。

        此时,苏木林的眼前不再测试的擂台以及围观的百姓。

        取而代之的是,一处秀美的云海山巅。

        放眼望去这景色简直如仙境一般。

        “我又穿越了?”苏木林发现眼前的景色变了模样之后,十分惊讶的丢下手中的笔,不再继续写下去。

        不过,惊讶的是,骊山书院测试台上的书案与文房四宝也随自己一并穿了过来。

        就在苏木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身边突然间有人开口。

        “小夫子莫要惊慌,这只是你的修行幻境而已。”

        听到声音之后,苏木林发现自己的身侧依旧是那位骊山书院的师叔。

        “修行幻境?”这触及到了苏木林的知识盲区。

        “没错,这就是修行者才能看到的世界。

        每个人的修为不同,能看到的幻境自然也不尽相同。

        以现在的云海来看,你已然到达了三才天相境。”师叔看着四面的云海平淡的说道。

        不过说话时虽然面相平淡,但是内心却在剧烈的翻涌。

        因为就在这位书生上台之时,根本从他的身上,感知不到有一丝的灵气。

        这足以说明,这小子没有说慌,他以前是真的没有修行过。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天资再愚笨,天天修行打座,吐纳万物灵气,至少也会有一丝灵气被肉身吸收,就算没什么修为也会强身健体。

        然而他身上却连这一丝灵气都没有。

        一个从未修行过的人,一瞬之间却跃升到了三才天相境。

        即便这样的经历放在整个骊山学院的历史当中,也是极为罕见的人才。

        这要是早个几年,或许骊山又出一位绝世天才。

        不过现在也不算太晚,只要细心调教,相信不出二十年必有小成。

        “咳...咳...那个...”苏木林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些知识实在是还没有来得及好好掌握。

        “修行,其实就是感知天下,了解万物运作的一个过程。

        在你之前的两仪阴阳境,是为了让修行者感知万物阴阳以及天下灵气运转的最基础境界。

        而突破两仪进入三才境之后,是让修行者感知天,地,人三者之间的关系。

        只有知人,知地,知天,才算是真正入了修行世界的大门。

        继续修行,可突破到四相境,接受四方守护神的考验。

        四相境的四方守护神分别是龙,凤,麒麟,龟。

        而四相境的第一个境界就是玄龟境。

        只要你达到这一层境界,你会在这修行幻境之中遇到龟仙人。

        他会给你一些考验,等你完成了龟仙人的考验,就会遇到第二位守护之神麒麟圣君,之后便是龙凤上神。

        等四方守护之神的考验全部通过以后,就会突破到五行境界。

        到时候四方守护之神会教授你一些高深的五行法术。”师叔简单的介绍道。

        “明白了...”苏木林感觉这不就是到了一定级别之后,npc就会发布全新的任务!

        然而npc还会教授一些全新的法术,再之后又是全新的任务。

        “这四方守护之神,是守护这世间的上古之神。

        曾经外世界的妖魔曾打通了一道空间裂隙,侵入了我们所在的世界,最终是四方守护之神带领着上古修士打跑了那些妖魔。

        之后,为了防备这些妖魔再次的入侵。

        四方守护之后便施展神威,让每一位修行者都能与他们沟通交流。

        并且还会亲自教授修行者高深的法术,以准备迎击将来的妖魔入侵。”师叔又补充了一些四方守护之神的过往。

        “哦...照你这么说,在四方守护之后施展神威之前。人们的修行方式与我们现在的修行方式,定然是大大的不同了?”苏木林仿佛嗅到一丝垄断的意味。

        四大守护神完全垄断了所有修行者的修行方式。

        这就意味着,无论多么高深的得道高人,也都是这四位守护之神的弟子。

        所知所学,都是这四方守护教出来的。

        那万一...

        那万一四方守护有所隐瞒,又或者说刻意留了一手。

        那对于整个修行世界来说,岂不是已经完完全全的被这四家所掌握。

        用苏木林之前世界的理解来看,这就相当于四家大公司制定了一个游戏规则,又或者说制定了一个行业标准。

        只要任何不遵守这个行业规则跟标准,那是不是就意味者是异类或者是敌人?

        “至于说到不同...

        上古修士们在那场生死之战中,几乎全部的陨落。

        上古修行之法,现在早已经失传。

        偶然之间,还有一些人得到过秘法残卷,可那也都是一些禁忌邪恶的法术。

        但凡修行此法的人,人间正道都必须要诛杀之。”师叔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想到了一个神秘的血咒修行之法。

        不过这个法术已经被封印在了骊山书院的禁地,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入窥探。

        “还真的是如此...”苏木林内心无力的吐槽。

        但凡不听四方守护之神命令的人,都可以被称呼为异类。

        只要修行其他法门,都是一些祸害苍生的异类。

        “小夫子可否有意入我骊山书院门下...”师叔看着苏木林发呆,于是压抑着激动的心情询问道。

        “啊...可以...不过...

        不过要等上一些时日。

        家中还有很多事物要处理,可能要过十天半个月。”苏木林还是决定要修行一下,多掌握一些力量没什么坏处。

        尤其是,自己总不可能每一次遇到危险都必须要依靠力量宝石的能量。

        万一遇到超级高手,那自己未必能保住这力量宝石。

        师叔看到苏木林答应,微笑着瞬间消失在了苏木林的修行幻境之中。

        看着眼前人瞬间消失不见,苏木林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如何离开这修行幻境时。

        整个人眼前一亮,耳边嘈杂的声音也再一次响起。

        苏木林发现,此时的自己还跪坐在那书案前,手中的那只笔也没有被丢下,依旧是持笔准备书写的状态。

        很快,一个托盘被送了上来。

        看着托盘中的文房四宝,苏木林弯腰表示感谢。

        “成为我骊山书院的弟子只是开始,等入书院两年后会有大考。到时候凭成绩,会有前辈收你为入室弟子。

        如果你的成绩足够优秀,掌门师兄甚至也会收你为弟子。”师叔其实想要自己把眼前之人收下,可奈何这不符合本门的规矩。

        入门弟子,前两年不可拜师。

        书院不但要考究弟子学问,修行,甚至更重要的是观察人品。

        两年之后的大考,只有上榜的人才有资格被收徒。

        而那些落榜的人,还有一次机会。

        如果再一次落榜,之后终身只能是骊山书院的记名弟子。

        虽然对外人来说,大家都是骊山书院的修行弟子。

        可是对内而言,这身份差距却十分的明显。

        “现在骊山书院的弟子都居住在雁门郡的骊山别院之中。

        到时候你去雁门郡随意打听一下就能找到。”知道苏木林还有家事要处理,师叔并没有再说其他,而是告诉苏木林处理完家事之后便来与大家会合。

        “是,弟子处理完家事就会前往。”领了东西之后,苏木林这才下台回到了家中。

        当苏木林来到巷子口的时候,刚好看到郓哥儿奔跑在前面,提前一步回到了租住的小院子里。

        “夫子,师娘,我回来了。

        我以后就是血刀盟的弟子了。

        夫...师娘你知道血刀盟吧!我以后就是他们的弟子了。”郓哥儿看到苏木林没在,于是赶紧拿出腰牌给眼前这位七星山的师娘过目。

        “血刀盟...”赵灵儿以前也听师姐们说过这个小门派,据说成立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了。

        只不过这门派名字很霸气,但是严格说起来,只不过是走漕运的一个力夫帮派而已。

        这些人掌控着两条运河的几十个码头,只是帮人装船卸船而已。

        甚至都无力全方位的控制这两条运河,但凡有一位修行高深一些的修行者闹事,这血刀盟就招架不住,只能是想办法找其他门派的高人前来助阵。

        “听说给二十两安家银子,小伙子你银子呢?”院子里的大娘大妈一个个投来了羡慕的目光。

        “这呢!这呢!师娘你看整整二十两银子。我一会儿就出去买两只鸡回来,好好孝敬一下师娘跟夫子。”郓哥儿很是开心,这还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有这么大一笔钱。

        更重要的是,这是他靠着自己挣回来的。

        只是,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他的卖命钱。

        “这孩子真懂事。”院子里的人们一个个都不舍得把目光从那二十两银子上收回来。

        看着郓哥儿开心的样子,赵灵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询问道:“你...你夫子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希望我可以带你去七星山修行。

        现在你是想留在这血刀盟,还是跟我走...”

        对于赵灵儿来说,现在就算没有苏木林的嘱托。

        她也希望用这种方式回报上河村对于自己的照顾。

        尤其是,他们的死完全都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这一份大恩,恐怕带一个人上七星山是远远无法回报的。

        只能是好好培养,就算是用丹药堆积,也要把郓哥儿的境界提升到三才地衍境。

        到了这一步,再加上七星山弟子的名声。

        相信后半生只要不招惹是非,一定可以娶一房好媳妇,过上幸福的美好生活。

        “啊...”郓哥儿本以为夫子拒绝了自己,就不再管自己了。

        没想到,夫子把自己放在了七星山。

        这是夫子对自己的考验吗?

        想想,或许是这样的。

        自己根本没有修行过,突然之间要拜一个仙人为师,的确有点强人所难。

        要是自己在七星山学有所成,相信就算夫子还不收自己,随便给自己一些神仙的丹药跟法器,也能让自己成为江湖上有名望的大人物。

        到时候也买一座大宅子,娶十几个媳妇,好好给祖宗们生点孩子。

        让祖宗们也看看,他们的好儿孙能开支散叶。

        根本不像村子里人们说的那样,郓家传到自己这一辈之后,就彻底的断了根。

        一定要让村里人看看,自己不但不会断根,反而会生几十个孩子。

        谁能想到,郓哥儿的修行梦居然只是为了大量的生孩子。

        “我去,我愿意去!谢师娘,谢师娘...”郓哥儿虽然不是修行中人,但也是明白七星山要比血刀盟好千百倍。

        如今有机会去七星山,傻子才去血刀盟。

        只是这银子...

        真的是舍不得。

        这都够娶一房媳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