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28章 留名天地之间

第28章 留名天地之间

        苏木林静静的看着骊山书院的筛选现场。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估计有七八十个小朋友晕倒在台上。

        本以为能选出一个,让自己也开开眼,到底天选之人是个什么样子。

        可是谁能想到,筛选了那么多人,居然一个能写的都没有。

        别说是完整的名字,甚至全都是一笔都没有写完,就直接晕倒在了台上。

        “回家吃饭...”看着时间来到中午,苏木林想要回去看看赵灵儿。

        毕竟早上的时候就没吃多少,甚至一上午的时间,或许她应该去上个茅房。

        不过,就在苏木林准备离去的时候。

        一个一米六左右的青年,突然被领到了台上开始了测试。

        “不是说只招十岁左右的孩童吗?怎么这么大了还上台?”家长们顿时骚乱了起来。

        看到台下众人开始了争吵,台上的一位年轻弟子马上向着台下众人抱拳解释道:“这孩子只有十岁,只是生了高大了一些。”

        听到这样的解释,台下的百姓自然是选择不信。

        无论台上这孩子的表情,神态,还是被质疑之后的沉稳,都不像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此时,苏木林突然想到了《让子弹飞》中的一个桥段。

        “这是你儿子?这tm八岁?”

        苏木林也不相信台上的孩子是十岁。

        虽然高个子的小朋友苏木林以前在网上看过很多,但是台上这人的神情无论如何都不像是十岁。

        “骊山书院有数万弟子,每年的吃喝用度就要十几万两银子。

        平日里要不挣些钱财,拿什么让这么大的书院传承千年?”有人很隐晦的说出了这孩子为什么是十岁。

        而且看这孩子的穿着,就知道家境那肯定是相当的不错。

        “是呀!就算是收了钱,只要通不过测试,别人也说不了什么。

        就算万一通过了测试,骊山也算是又多了一名合格的弟子。

        人家来此就是为了招收弟子,外人又何必自寻烦恼呢!”旁边有人附和道。

        “一个个的就怕自己吃亏,生怕自己家孩子赶不上测试。

        人家骊山书院的一位师父说了,要在这里呆上三天时间。

        咱们这小县城一共才多少人,就算是三十岁以内的都可以放开测。

        这三天时间也是够用的,而且还有其他门派也在收人。

        他们到底在担心个什么?”有人看着靠近擂台的边缘处,那边一个个气愤填膺的父母时,无奈的摇头说道。

        “如果真的是放开三十岁都随便测,骊山书院敢这样做,但是人们却未必敢上台去测。

        现在可是大军集结,马上就要动身去打仗了。

        二十岁以上的人通过了测试,万一要是被要求随军出征,那可是九死一生呀!

        至少十岁的小孩子不用担心,现在就要随军出征。”有人一提到随军出征,所有人都是认同的点点头。

        毕竟做为一个普通人,加入门派只是为了找个靠山,未必是真心想要有所成就。

        修行有多难,每一个人都有清楚的认知。

        做为普通人,只是想要加入门派后免去朝廷对一家人的赋税。

        同时依仗名门大派的名声,娶一门好媳妇或者是嫁一个好人家罢了。

        此时,苏木林本要离去,可是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向着登台的方向靠近。

        看了一上午的时间,苏木林完全搞懂了这套测试的用意。

        此时台上的那张书案以及上面的文房四宝,任何一样都不是凡物。

        此时,只要有人能在上面书写自己的名字。

        那至少也是破混沌入两仪的境界。

        一个十岁的孩童,在没有修行的情况下,先天就入了两仪境界,说是天选之子丝毫不为过。

        赵灵儿这样的天才少女,被整个七星山视为未来的希望。

        甚至昆仑派掌门弟子为了得到她,甚至不惜把剑指向平民。

        以此可见,天赋对于修行之人来说有多么重要。

        骊山现在仍旧与蜀山,昆仑并列为江湖一流门派,不像七星山早已经成为二流。

        正所谓树大招风,骊山名声足够吸引天下的优秀人才。

        今天如此苛刻的条件选人,也正是因为有足够深厚的家底积累。

        看看这一条街上的其他门派,有的门派只要少年能感知到灵气,就会被收入门中。

        甚至更离谱的,会上台打一套拳,就能被收入门中。

        而且更重要的是,还不限制年龄。

        只要身体素质足够好,就能拿到这20两银子。

        这些人,恐怕要是随着这些门派上战场了。

        哪怕没什么修为,当一些后勤的补给兵也是可以的。

        显然20两银子招一些干杂活的补给兵,这生意不算亏。

        尤其是,万一大破虎妖山之后。

        那可是需要大量的人手,把战利品运送回来。

        到时候看着成山的法器灵药,金银珠宝却带不走。

        只能眼睁睁看着其他门派带走,到时候再后悔没带够人手可就迟了。

        很多小门派在赌,毕竟高风险也同时代表着高收益。

        几十万大军,再加上数万天兵天将。

        这对于很多小门派来说,此行的目的就是拼上所有的家底,赌此次出征大捷。

        然后靠着收瓜回来的战利品,一跃成为江湖中有点名望的存在。

        靠近擂台后,苏木林很有礼的通名报姓。

        “在下苏木林,乃是村子里的教书先生。

        在下十五年前随村里大伯前往赵国国都的路上,被骊山的一位姓杨名过前辈救过一命。

        救命之恩本应上门拜谢,只是在下囊中羞涩,这谢恩之行就一直没来得及起程。

        今日有缘得见骊山恩人,请受在下一拜...”苏木林演技纯熟,装模作样地就要拜下去。

        不过就在苏木林做势要拜下去的时候,身旁的骊山弟子马上上前搀扶,阻止了苏木林的跪拜。

        苏木林观察了一个上午,发现有两名弟子接人待事格外的客气。

        所以,算准了这两人不会让自己当场跪拜。

        苏木林这才演出了这一场好戏。

        苏木林报出的名字是杨过,相信一个拥有几万人的大门派,这两名年轻的弟子怎么可能知道每一个人的名字。

        此时此刻,如果有人上门讨债,这两名弟子或许还以不知情为由推脱。

        可是哪有人上赶着磕头拜恩的。

        虽然一时之间没想起来有哪个成名的前辈叫杨过,但是看着眼前这位书生模样的人如此恭敬,有如此真诚的磕头拜恩。

        二人自然没有想到这是一桩诈骗。

        “匡扶正义,乃是我骊山书院的立院之本。

        夫子不必行如此大礼,更不用千里迢迢亲自上门谢恩。

        十几年前的事,夫子犹记在心,并且如此诚心诚意。

        这已然让我等感到欣慰,以后夫子不可再行如此大礼。”虽然一个陌生人上门谢恩,并不会让骊山这样的名门大派实打实的获得什么好处?

        但是当众说出这番话,也让这些骊山弟子们感到脸上有光。

        苏木林扫视了一下身旁几个弟子的脸色后,发现自己走出的第1步已经取得了成功。

        于是赶忙趁热打铁的说道:“大伯也一直想要上门谢恩,这些年来忙忙碌碌就是为了攒路费。

        甚至大伯想让自己的儿子加入骊山,只可惜早年间进山捕猎,失足掉下山崖成为了大伯一生的心病。

        之后,大伯希望我能够代他前往骊山。

        一来是谢恩,二来希望我能成为骊山弟子。

        前些年,在下也跟着邻村的散修尝试修炼过,只可惜不得法门。

        如今,恩人就在眼前。

        可否容许在下当场测试一番。

        算是圆了大伯一家人的心愿。

        几位师兄不用为难,在下早已断了修行的念头。

        平日里在下一心一意教导孩童们读书识字,并且指引这些孩子们时刻牢记骊山书院的侠义之风。

        今日一试,只是告慰大伯的养育之恩。”苏木林亮出了自己的底牌,就看接下来这些人要不要同意自己上台一试。

        毕竟这样的大帽子扣下来,如果骊山书院不能满足一个过世之人的心愿,恐怕有些不尽人情之感。

        而且在场如此之多的百姓,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苏木林又当众承诺自己断了修行之心,测试仅仅是为了还愿而已,并不算打破骊山书院不超过10岁才可测试的规矩。

        “这...”几名弟子面露难色。

        “夫子稍后,我等请示一下师叔!”毕竟这人刚刚还要当众跪拜,如果现在拒绝的过于干脆,恐怕这十几年的恩情反而会让人记恨。

        台上的师叔听闻之后,认认真真的打量了苏木林两眼。

        然后略微思索,这才缓缓点头同意了苏木林上台。

        “白嫖一次测试...”苏木林内心欢喜,赶忙装模作样的双手抱拳弯腰鞠躬。

        而此时,台上那名10岁却有1米6身高的大儿童正在提笔。

        “爹,娘。我行,我写了一笔。”谁也没想到,这名大儿童居然写了一横而没有晕倒。

        “肯定不是10岁...”就在这小子欢天喜地的时候,台下一众父母纷纷暗骂。

        “咳,咳...“看到这小子刚刚落了一笔便得意忘形,台上的师叔于是轻咳提醒。

        “弟子孟浪了...”听到咳嗽的声音,这小子意识到自己失态。

        于是一边道歉,一边赶紧写下自己的名字。

        “王,大,力...“这小子一边写,一边大声念道。

        名字写完之后,王大力回头去看身旁的师叔。

        “可否过诗文?可会作诗?”师叔看着纸上的名字问道。

        “有跟族学中的两位先生学过一些。”王大力压抑着兴奋,缓缓的说道。

        “恩...那就写首诗看看。前几日刚刚下过雪,就以这雪色为题吧!”师叔示意王大力当场创作。

        听到这话,王大力一丝一毫为难的神情都没有。

        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场面。

        于是胸有成竹的再次提起笔,刷刷刷的写下了一首诗。

        《瑞雪》

        玉树琼枝映碧空,银装素裹兆丰凶。

        寒冬腊月春来早,万里江山一色同。

        王大力做诗的时候,全场百姓们都恨不得跳起来看一看,眼前这小子到底都写了些什么?

        “能够当场作诗?这么夸张的吗?连7步都不用走的吗?”苏木林看着王大力脸上的表情内心嘀咕。

        要么眼前这少年是个天才儿童,要么这首诗一早就做了出来。

        这样的测试,或许只是当众走走过场罢了。

        而且刚才这王大力说到‘族学’两个字。

        显然这是豪门大族内部设立的私塾。

        普通人家可没办法在自己家里开学校。

        毕竟一个豪门大族,各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有。

        不可能所有的孩子同时都是一个年龄段。

        哪怕就算只是普及小学的知识,恐怕这族学之中也需要两三个老师。

        而两三个老师教授之下,想必孩子们至少有二十往上。

        否则的话还不如把这些弟子安排到朝廷的书院。

        “嗯,不错,不错。给大家念一念!”一首诗写完之后,王大力接受到命令开始当众宣读。

        听到这样的诗句,苏木林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只能说这首诗中规中矩,至少还没有到打油诗的地步,多多少少还有一些景色描写。

        台下百姓听到这首诗之后,每个人表情都不一样。

        有人眼中有嫉妒。

        有人仿佛看穿了一切,只是冷笑。

        而有人则是默默摇头带着失望,似乎表达对于骊山书院用这种方式敛财的不满。

        王大力很快领到了一个托盘,托盘之中是文房四宝。

        这似乎是一个收徒仪式,表示王大力成为了骊山书院的弟子。

        王大力开开心心抱着托盘找他爹娘去了。

        王大力下台之后,骊山书院安排苏木林完成心愿。

        当苏木林来到这一张书案前的时候,明显感觉到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在流动?

        这不像是风吹的感觉,似乎更像是水流流过的感觉。

        不过眼前什么都没有,这的确是玄妙的很。

        苏木林再次抱拳向着一边的师叔行礼,这才跪坐在书案前提笔。

        填饱了笔,苏木林小心翼翼的跟那纸张接触。

        这一上午的时间看到太多的小孩晕倒,想必是有什么能量会冲击写字的人。

        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晕倒。

        这一刻,对苏木林来说,笔尖跟纸张仿佛就是带电的开关一般。

        只要两者接触就会有电流通过。

        至于写字的人能不能扛得住?

        就看他的修为经不经受起这股能量。

        苏木林笔尖接触的一瞬间的确察觉到了从笔尖传上来的一股力道。

        略微停顿一下之后一横划开纸面,然后迅速的写完了自己的名字。

        眼前这位师叔,没想到苏木林竟然也能够书写自己的名字。

        本想找一些10岁以下的少年带回山门慢慢调教。

        可谁能想到,天才没找到,倒是找到了两个错过最佳修行年龄的大儿童。

        “你说你是村里教书的先生,那作诗的本事自然强过,刚刚那位王大力。

        为公平起见,你也以这雪景作诗一首。”师叔听到了台下百姓的猜疑,于是想让苏木林作诗去堵住众人的口。

        “好...”苏木林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刚才言之凿凿说自己早就断了修行之心,现在哪里还管得了许多?

        略微思索之下,苏木林再次落笔。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诗词写到这里,就在苏木灵想着如何写那秦皇汉武之时。

        突然之间,苏木林仿佛感知到了什么?

        而就在苏木林有这样感知的瞬间,天空之中一道七彩的光芒射下。

        刚刚苏木林写在纸张上的文字,居然凭空出现在天空之中。

        每一个字犹如房子般大小,就那样漂浮在千米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