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27章 门派收徒测试

第27章 门派收徒测试

        第二天一大早,早起的苏木林正在刚刚租下的小院中劈着柴火,准备之后几天取暖所用。

        然而就在苏木林挥汗如雨砍了四五百斤柴火的时候,郓哥儿一手端着米粥,一手抱着一布兜包子走了回来。

        “夫子,我去买包子的时候,看到有好几个江湖大派举着招牌在招弟子,好多好多人在那里测天赋。

        他们说只要是有天赋的弟子,每个人给二十两安家银子。”郓哥儿自从知道自己的夫子不是凡人之后,似乎也动了修行的心。

        原本买早点的他早就应该回来,如今同一个院子里的其他人家,不但吃完了早饭,甚至碗筷都洗完了这小子才回来。

        郓哥儿现在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真的要去找个门派。

        而是想用这话来点醒苏木林,希望这位像大哥哥一样的仙人能收他为徒。

        以前上河村也不是没有修行之人,郓哥儿姐姐活着的时候,就带着郓哥儿去找邻村的一个老头拜过师。

        只是那老头奸诈的很,每个月都想方设法的要钱要东西。

        那时候郓哥儿才七八岁,学了两个月之后因为实在拿不出钱来,最后被那老头以天资愚笨为由退了回来。

        正是因为有了这一段的经历,郓哥儿知道修行是一种高花费的事情。

        现在的他,就算是拜一个散修为师,似乎都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供养。

        更不要说,眼前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仙人。

        此时,郓哥儿也就只能用这种极为隐晦的言语,希望仙人一时可怜自己收为徒弟。

        “是吗?对你来说也算是一个机会,你倒是可以去尝试一下。

        如果测试你是一个天赋不错的弟子,将来只要你好好修行,相信再也没有人会欺负你了。

        要是你姐姐知道的话,应该也会为你开心。”苏木林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强者可以为所欲为,而弱者能活着就已经很不错了。

        如果郓哥儿这个孤儿能进入门派中修行,多少也算是有了靠山,总比一个人在街头卖梨要好的多。

        郓哥儿一听这话,心中顿时被浇了个透心凉。

        看来,仙人是不想收自己为徒了。

        或许,是应该把握这个机会,找个门派成为他们的弟子。

        这种事情以前在雁门郡可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要不是天下各大派都聚集于此,恐怕也不会有这么多江湖大派在此招收弟子。

        很快,郓哥儿吃完了早饭,便溜出去寻找那些门派去了。

        当郓哥儿风卷残云一般吃完抹嘴开溜的时候。

        房间中,苏木林正在给赵灵儿喂饭。

        “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苏木林听到郓哥儿走了院子后,便开口对着赵灵儿说道。

        “好!”赵灵儿没问是什么忙,而是很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对于赵灵儿来说,既然这个书生开了口,就算再艰难自己也要努力去帮他办到。

        不过,既然他开了口,想必也是自己能做到的事。

        “如果这个忙你能帮的话,我照顾你的辛苦,就算是扯平了。

        日后有缘,江湖再见,你我之间点头问好即可。“苏木林补充的说道。

        赵灵儿听到这话,只是张了张口却并没有出声。

        “郓哥儿说很多门派都在招收弟子,想必是为了此次大战扩充一些弟子。

        郓哥儿父母死的早,姐姐去年的时候也被村民们送给了河妖。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等你回七星山的时候能带上他。

        哪怕他天赋不佳,也希望你能想办法让他留在七星山。”苏木林现在对七星山印象非常不好。

        不过也正是因为七星山在上河村犯下的累累罪行。

        他们更应该照顾上河村留下的孤儿。

        相信有赵灵儿的照看,郓哥儿就算偶尔会吃些苦头,想必不会有生命之危。

        听到这样的要求,赵灵儿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虽然七星山摇光峰不招收男弟子,可是另外六座山头并没有这样的规矩。

        凭借自己在七星山的资历,收留一个孤儿而已,这个面子还是有的。就算做不了入室弟子,做个挂名的外门弟子也足够他一辈子生活无忧。

        “还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话到嘴边,苏木林还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缓缓的说道。

        “上河村的百姓被你们七星山以及昆仑派的弟子们杀了个干净。这件事镇妖司已经知晓,不过以目前的大战氛围来看,这些杀人凶手或许不会得到审判。

        我把这孩子交给你,你至少要保证他好好活着。

        当然了,如果有其他门派收留,我跟你说的这番话就当没提过。”说完,苏木林继续给赵灵儿喂饭。

        赵灵儿听到上合村百姓全部被杀,而且言之凿凿还是自己七星山的门人同袍,此时赵灵儿大感吃惊。

        不过惊讶之余,似乎也能想到他们为什么会被杀害。

        突然,两行热泪涌了出来。

        虽然赵灵儿在上河村并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药品,可是村民对于她的照顾是无微不至。

        甚至当自己的生命有危险的时候,村民们虽然采用了一个很荒唐的做法,但至少是为了救自己的命。

        如今,这份恩情尚未报答,然而他们却因为自己丢了性命。

        而更加让赵灵儿不能接受的是,照顾自己的那一户人家,上有六十岁老母,下有七八岁的孩童。

        他们一家人有什么错?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浩劫!

        “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害了大家…”赵灵儿瞬间情绪崩溃泣不成声,显然这顿饭也算是吃到了头。

        赵灵儿从小就是孤儿,对于别人所给予的关爱,赵灵儿格外的敏感,时时刻刻不敢忘怀。

        本想着长大之后,等到学有所成之后,去回报那些给予过自己爱的人。

        无论是师父,师姐,师叔,赵灵儿都记得清清楚楚。

        甚至因为过于的在意别人对于自己的付出,似乎在精神上有了强迫症一样。

        只要别人对自己好过,就一定要十倍百倍的奉还。

        而现在,一整个村子的人,因自己而丧了命。

        这对于赵灵儿来说根本无法接受。

        同一个院子里居住的人们,听到赵灵儿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后,一些不用外出找活干的女人们都走了过来。

        “小夫子,你家媳妇怎么啦?”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拄着拐棍儿,刚好碰到准备去洗碗的苏木林,于是赶忙看着苏木林问道。

        “没事儿奶奶!她担心她的病太耗钱,怕我太辛苦而已!”苏木林看到围拢过来的几个人很大声的说道。

        而房间里赵灵儿听到林平的声音之后,那哭喊的声音明显小了许多!

        “这孩子,年纪轻轻就受这么大的罪。

        你们昨天搬来的时候,天太晚了我们也就没过来。

        走,咱们看看她去。”院子里几个已经洗完了碗筷的家庭主妇,一个个想要认识一下这位新邻居。

        很快,狭小的房间里坐满了人。

        “你在家里好生歇息,我出去找点儿营生。”苏木林现在身上还有些银两,这次出去可不是打算找工作,而是想要看看那些门派是如何招收弟子。

        如果可以的话,苏木林也想加入一个门派,学习一下这个世界的修行法门。

        自己手中虽然掌握着力量宝石,可是这种无限宝石,只有能力越强才会发挥他更大的威力。

        如果自己能够修行一些法术,哪怕是增强体魄也是好的。

        如果将来真的要被迫打响指的话,可不希望跟钢铁侠一样挂掉,而是希望像绿巨人或者灭霸一样,虽然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但是能够活下来。

        苏木林有一点可以确认,就现在自己的体格,明显是打完响指就会挂掉。

        而唯一能够增强体魄的方式,或许就是这个世界的法术。

        “那你早去早回。”赵灵儿用哭红的双眼,水汪汪地目送苏木林离去。

        “男有才,女有貌。你们两个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可就是你们这…”老奶奶看着苏木林离去,于是拉着赵灵儿的手有些惋惜的说道。

        “你的病情,郎中怎么说?”显然这个问题在场所有人都很好奇。

        “我,我的病已经用过药了。郎中说好好休养些日子就会好起来。

        可是,我这病把家里的钱都花光了。

        我这要恢复起来,恐怕还要大半年的时间。

        我一点忙都帮不上,连给他做个饭都不行。”赵灵儿有些话是假,但有些话也是真。

        一只让苏木林服侍着喂饭,赵灵儿其实挺想好好做顿饭,顺便敬杯酒好好说一声谢谢。

        只不过,目前的身体状况只能是有心无力。

        “好起来就行,你们小两口的日子还长着呢!

        等将来你全好了,回过头来再好好伺候他。

        到时候给他生个一儿半女,他们家列祖列宗还要好好谢谢你呢!”此时一个中年大妈也插口说道。

        “你这病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吗?连吃饭都做不到吗?那你平时上茅房的话…”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突然间好奇的问道。

        而这话一出,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咳,咳…

        这不更显着这夫子宠爱自己家小娘子。

        这两口子过日子,就是要相互扶持。

        一个人生病了,另外一个人就要好好伺候。

        年轻的时候,小两口就要好好养育子女。

        等到你们老了,子女会好好孝顺你们二老。”老奶奶赶忙缓解着尴尬的气氛。

        很快,房间里你言我一语聊了起来。

        而在另一边,苏木林的确看到小县城的街道上,有几处像擂台一样的架子被布置了起来。

        一眼望去,颜色各异居然有十几家门派。

        “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甚至这些门派根本就不是来招收弟子,纯粹就是为了搞点银子。

        只要你钱给的足,哪怕你半点天赋都没有,人家也会收了你。

        像是昆仑山,蜀山,骊山,七星山那种名门大派,人家只会在雁门郡招收一些年龄在十岁以下的孩子。

        刚才在那边,富贵赌坊的小儿子,都快二十岁了居然还被一个门派给收走了。听说出了一千两银子!”难得一见的场面,吸引了大量的围观群众。

        此时,每个人都在议论纷纷。

        苏木林甚至不用去问那些主办方,随便站在几个聊天的百姓身边,就能够对这里的情况了解个大概。

        “谁说没有名门大派,那边儿穿白衣服的,不就是骊山书院的人吗?

        不过名门大派要求甚高,估计把咱们这小县城翻个底儿朝天,也未必选出几个人来。

        这二十两的安家银子可不好拿,咱们这些人也就是看个热闹罢了。”有人说话时,指着街角处的一个巨大擂台说道。

        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苏木林看到了一个随风飘荡的旗幡。

        苏木林很快推搡着来到了这处擂台面前。

        整条街,也就这里的人数最多。

        不过在场的人,都是一大一小的配置。

        显然都是家里的父母,带着自己的孩子看看有没有机会。

        二十两安家银子虽然不是一笔小数目,不过相比孩子能够进入名门大派,这点儿钱所带来的好处可以忽略不计。

        苏木林站在街对面的一家茶馆台阶上,远远的看着擂台上的测试。

        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被带到了擂台的中心。

        而在那擂台的中心位置,则摆放着一张长书案。

        “会写字吗?”书案边上跪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此时中年人看着眼前的小男孩问道。

        “会的会的,会写名字的。”不等小男孩回话,台下的父母已然着急回应。

        听到父母的话,又看着一脸胆怯神情的小男孩儿,那中年人缓缓说道:“拿起这支笔,写你的名字。”

        看看中年人,又看看自己的父母。

        小男孩颤抖着拿起了毛笔,然后左手拉着袖子防止沾染墨水,右手像模像样的在砚台中填饱了笔。

        很快,小男孩便在那洁白的纸上准备书写自己的名字。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苏木林大感吃惊。

        因为那小男孩儿手中毛笔刚刚接触那张白纸的时候,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哎,这都晕过去第十几个了,难不成咱们县就出不了一位吗?”茶楼中,有人摇头说道。

        “骊山书院的这种筛选之法,一般的人岂能扛得住。

        天地为纸,灵气为墨。

        想要把自己的名字借着这天地灵气,书写在天地之间,岂能是常人所能够办到的事?

        骊山学院十年才开一次山门,而这一次还是几百年来,头一遭在骊山之外开门收徒。

        可惜呀!我那儿孙,现在在天子属地,错过了这大好的机会。要不然,我那儿孙定能写下自己的名字。”有人十分惋惜的说道。

        借这天下灵气,把名字书写在天地之间?

        苏木林顿时来了兴趣。

        自己那个世界的历史中,几千年来又有几人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青史留名者,可谓寥寥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