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26章 与天为敌

第26章 与天为敌

        对于同伴的死,狼群很快就有了反应。

        高度敏锐的嗅觉,让他们闻到了同伴的血腥味。

        当察觉到自己的同伴身亡之后,刚才的肆无忌惮瞬间变成了胆战心惊!

        在狼妖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平民的说法。

        每一位狼妖从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要战斗一生。

        如果不外出捕猎,如果不参加战斗,要么饿死要么被族群抛离。

        平日里,这些狼妖会攻击兔妖,羊妖,牛妖的族群。

        甚至食物短缺的时候,狼妖各个部族之间也会相互攻击。

        正是因为每天都生活在战斗之中,突然间闻到同伴的血腥味后,这些狼妖一个个神经紧绷。

        两个同伴突然生死,居然一点警示都没有发出来。

        由此可以判断,杀死这两只狼形态同伴的人,应该是一个高手。

        而更加让狼群感到不安的是,他们只看到了死去的同伴,根本没有找到凶手的踪影!

        在这漆黑的夜中,狼妖的目视能力远远高于一般的凡人。

        可是,警惕的四处查看之下,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

        “啊…娘,娘…”突然之间被高手偷袭,其中一个狼妖赶忙扑倒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并且把小女孩儿揽在怀中充当人质。

        而那小女孩儿惊慌失措之下,只能无助的大声喊叫!

        “到底是谁,赶紧出来,否则的话我就扭断她的脖子!”狼妖巨大的狼爪掐着小女孩的脖子,然后警惕的看向村口方向大声喊道。

        有人带头示范,其他狼妖也赶忙给自己手中增加筹码。

        一个又一个被驱赶的凡人被补获,成为了这些狼妖手中的人质。

        虽然手中有了筹码,可是眼前的这些狼妖并没有觉得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天生就是战士的他们,每一个都能够判断出,眼前这一刻是何等的凶险。

        “出来,出来…”看着前方毫无动静,其中一只狼妖向着村口怒吼。

        只不过,刚喊了两句,甚至威胁的话还没有来得及出口。

        整个身子泛着紫色的光芒漂浮了起来,而且不受控制的向村口方向飞去。

        此时,原本手中掌握着的人质,在漂浮起的那一刹那脱离了控制。

        “嗖…”飞起的狼妖,一头扎在了村口草垛的旁边。

        “…扑通!”其他狼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同伴落地之后,连挣扎都没有就直接一动不动躺在那里!

        “咕咚…”看到这诡异的一幕,狼群不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眼前的狼妖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每一个人都异常的强壮,但是对于修行法术却不精通!

        在狼妖的族群之中,也只有那些大部落的祭司才会掌握一些秘法。

        如今,见到这等古怪的法术。

        让这些只会挥舞利爪,以及只会拿着狼牙棒作战的狼族士兵来说,一时间有些难以招架。

        然而如果只是法术,或许还不会产生如此之强的恐惧感。

        此时此刻,那南天门上的火光,在地面上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会不会是天兵天将?要不,要不咱们赶紧跑吧!”仗着夜高风黑,再加上压抑已久的冲动,哪怕是在天兵天将的眼皮底下,这些人也敢爆起杀人。

        如今刚刚遇到一点挫折,这才想起来,天兵天将可就在脑袋顶上。

        “就是,离天亮没几个时辰了。现在要是不走,天亮的时候再冲关可就出不去了!”狼群已然萌生了逃跑的念头。

        听着大家伙儿议论逃跑,有些狼妖早已按耐不住。

        瞬间从狼人的形态幻化成狼形态,立马掉头夹着尾巴就跑。

        毕竟对这些狼来说,很多做事的准则,完全是靠着天性。

        而不像人类那样,即便是撤退,也会井然有序。

        如果没有人防守阻挡敌人追击,这种一窝蜂的逃跑,只会损失惨重。

        苏木林怎么也不会想到,双方不过才刚刚接触。

        这些看上去十分凶狠魁梧的狼妖,居然像受到惊吓的兔子一样,一个个不顾一切的开始逃命。

        眼看这些人要跑,苏木林下意识的就要去追。

        不过刚刚跑了两步,便停了下来。

        此时,看着那些劫后余生的女人们,一个个抱哭成一团。

        苏木林心中虽然有恨,恨不得把那些狼妖碾压成肉沫。

        但是归根结底,把一群吃肉的狼放到一群绵羊身边,到底是这些狼错了,还是另外有人应该承担责任。

        明知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镇妖司还如此大胆的把这些狼妖,放在这些贫苦的普通百姓身边。

        苏木林不用猜也知道,吸引这些妖怪来到人间杂居,一定是天上那些神仙们出的鬼主意。

        其目的无非是向妖界释放善意,表明大家可以和平共处。

        只要你们能够放下屠刀,人间还是很欢迎你们的到来。

        表面上看,这种善意是为了感化整个妖界。

        然后拿着那些在人间生活很滋润的妖做宣传典范。

        可是,为什么不把这些妖引入到上天?

        天上的神仙有能力看管这些食肉动物。

        为什么他们做出的决定,却要让这些普通平民百姓去承担后果。

        在苏木林之前的世界里,有一部经典名著《西游记》。

        玉皇大帝为了对付那妖猴,还知道册封他个弼马温。

        “你们真的是瞎了眼…”苏木林没有在追击那些狼妖。

        而是咬着牙看着天上的南天门。

        突然,整个南天门泛起一阵紫色光芒。

        下一秒,南天门仿佛被巨大的力量牵扯。

        似乎有从空中掉落到地面的危险。

        不过好在,这种强大力量的牵扯仅仅持续了几秒钟。

        南天门也只不过是在空中发生了几次颠簸的震动。

        就仿佛南天门发生了一阵弱小的地震而已。

        站岗值守的天兵天将,一个个被震的东倒西歪。

        “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慌乱中,很多士兵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是不是虎妖山偷袭?快,鸣金示警。”不管发生了什么,至少突然间的震动很不寻常。

        对于这些士兵而言,这是他们从未经历过,也从未听说过的震动。

        除了是敌人偷袭之外,实在想不出第二种可能。

        毕竟现在的大环境,整个天下都要进攻虎妖山的氛围下,虎妖山不愿意坐以待毙,然后搞出这种偷袭的把戏也不足为奇。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很快,敌袭示警的声音越过了南天门,向整个天庭传去.

        不过就在很多人手忙脚乱的汇报敌袭之时.

        白天值守的那些士兵却想到了威武战神被一拳打飞的画面.

        “难不成又是那个神秘的上古修士?”毕竟刚刚的紫色光芒,跟攻击威武战神的光芒一模一样。

        苏木林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让这些天兵天将起床干活。

        他们自己种下的孽,就要自己去善后。

        尤其,苏木林想到那么多百姓给神仙下跪的画面,更加感觉到无比的讽刺。

        凡人的下跪,代表着无比的恭敬,也代表着自己对美好生活的祈祷。

        然而,看看这些神仙们干的好事。

        自己指着上天痛骂几句,上天居然就想用天雷劈死自己。

        而这些老百姓的哭喊声,绝望凄惨的叫声,南天门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想想就让人感觉到心寒,更为这些善良朴实的百姓感到不值。

        既然如此从容如此自然的接受了百姓的跪拜,哪怕做不到让每一名百姓大富大贵,做不到让千家万户都能大鱼大肉,最起码要保证这些人有尊严的活着。

        不过再想一想,那水神所说的话。

        普通老百姓的命跟那些鱼虾蟹几乎相同,似乎放在眼下的环境之中,普通老百姓的命跟那些狼一样的命又有何区别?

        如果上天真的是执行这样的公平公正,似乎也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南天门做视百姓被屠戮。

        苏木林此刻内心很是纠结。

        自己虽然可以使用很强大的力量,但是想改变这世界,恐怕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算是灭霸,甚至终其一生,也未必能够做出有效的改变。

        到底是要平平淡淡的过自己的生活,还是要为了这些陌生人,不惜跟上天一战?

        这一刻,苏木林的内心很是纠结。

        把自己的命跟那些鱼虾蟹归为一类,苏木林就感觉到莫大的耻辱。

        这到底是公平还是歧视?

        不过挣扎了一番之后,苏木林还是默默的长叹一口气返回了房中。

        “天兵天将一会儿就到,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现在就走。”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苏木林决定再次使用空间宝石转移。

        苏木林再一次转移,并没有立马去到千里之外。

        而是仍旧在雁门郡的附近。

        如果贸然之间跑到千里之外,等到赵灵儿清醒之后,恐怕很难跟她解释这一切。

        哄骗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容易,哄骗一个已然在江湖中有些名号的赵灵儿恐怕会很难。

        这一次三个人并没有在寻找村落,而是来到了一处破败的山神庙。

        就在三个人刚刚落脚,南天门便飘出一朵朵的云彩。

        云彩之上,有人举着大大的火把。

        看那规模,像是有数千之众的天兵天将,扑向了苏木林之前所停留的柳树湾。

        希望这些天兵天将到了之后,能够安顿好那里的村民。

        并且把所有犯事的狼妖绳之以法,并且还能够做出后续的相应安排。

        第二天,天色刚刚亮起,赵灵儿清醒了过来。

        “我们这是?”看着破败的山神庙,赵灵儿一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随着大脑逐渐清醒。

        赵灵儿想到了七星山天权峰众弟子发现自己的那一幕,又想到了昆仑派首席大弟子陈剑生也出现在二层小楼的画面。

        甚至,还亲手喂给自己一颗丹药!

        后续的事情,赵灵儿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看着三人离开了二层小楼,而且自己没有被七星山带走。

        赵灵儿则是更加的疑惑不解?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七星山怎么容许自己被眼前的书生带走?

        陈剑生难道也不曾阻拦?

        依稀记得,昆仑派首席大弟子可是动了杀气。

        自己昏睡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木林看着赵灵儿那询问的目光,犹豫了一下后说道:“等你伤势好一些,我就去衙门和离。”

        苏木林内心很清楚,赵灵儿显然是责怪自己为何没把她送回门派。

        换做任何人都会有怨言,回到自己的舒适圈,总比跟着一个落魄书生要好的多。

        听到苏木林的话,赵灵儿知道自己想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只能等到二人和离之后。

        赵灵儿聪明的闭上了嘴,不在询问那些他不想提起的事情。

        不过,就在这个瞬间。

        赵灵儿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居然可以轻微的抬起。

        “昆仑派的丹药果然名不虚传…”赵灵儿下意识的说道!

        不过话出口之后,赵灵儿马上警觉的又闭上了嘴。

        虽然两人并非真实的夫妻,可是现在当着这书生的面,夸耀另外的人似乎不太好。

        这一刻,苏木林也有些后悔!

        当初自己之所以要带着赵灵儿一同离开,只不过是恼火七星山在上河村做下的事。

        那么多村民无辜被杀害,苏木林自然对七星山没有半点好感。

        不过现在想想,至少他们不会杀害赵灵儿。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苏木林本来对赵灵儿还有些想法,但是当看到上河村村民那冰冷的尸体之后。

        似乎对于赵灵儿已然没有了那种想占为己有的念头。

        同时,就在刚刚的一瞬间。

        赵灵儿睁开眼发现不是师父在身边,而依旧是眼前的书生时。

        那一瞬间透露出来的厌恶,以及失望跟不满,可是做不得半点虚假。

        本来两个人就是阴差阳错强行被凑到一起的乱点鸳鸯谱。

        现如今,各自对于对方,似乎都有些许不满。

        这个时候,除了正常的去办理离婚之外,二人之间已然没有了共同的利益跟目标。

        对于苏木林来说,从最初认为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古代世界。

        而现在却发现,这是一个不把凡人当人的世界。

        就算是想要找一位这个世界的女朋友,或许也应该把目标放在那些普通的凡人女子身上。

        跟一个凡人女子一起生活,或许还能感受到这个世界有一些,像极了自己所熟悉的古代世界。

        甚至,还能体会一下什么叫做三妻四妾。

        如果置办上一些土地,当个富甲一方的富豪,想必也是一件很逍遥的事情。

        毕竟这种生活,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

        别说是三妻四妾,就是脚踩两只船苏木林都没有经历过。

        就这两个人达成默契的时候,昨天晚上杀人放火的狼妖们,已然有一小部分越过了长城,逃到了关外回归了自己的故乡!

        而另外一部分狼妖,则是被天兵天将逮了个正着。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这些杀人放火的狼妖并没有被就地处斩。

        “如今这个时候,不适合把他们全部处斩。

        大战即将开启,如果贸然砍掉这么多脑袋。

        势必会影响我们之前的布局。

        这些年来,一直鼓励人妖杂居,谋求天下大同。

        如果在这个时候行雷霆手段,虽然可以震慑一些心存恶念之辈。

        但是一旦这事传回到妖界,恐怕我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就会消散于无形。

        为了大局,不如就把那些牵头闹事的狼妖,拉出来当众斩首。

        也算是给死去的百姓一个交代!

        同时,让镇妖司广发公文布告,也算是给在人间居住的妖们一个警告。”威武战神看着被抓获的那些狼妖,表情淡然的说道。

        而镇妖司迁户所左大人,只能是听命行事。

        当整件事的处理结果回禀到天庭之后,水神甄芙也收到了消息。

        对于南天门的异动,尤其是那紫色的光芒。

        水神可以笃定,就是那位上古修士搞的鬼。

        毕竟,听获救的百姓们说,的确是有一位书生模样打扮的年轻人,在这村子里借宿过。

        同行之人,有一位少年,还有一位昏迷不醒的女子。

        这几乎就已经确认了那人的身份。

        不过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那位上古修士只是希望天兵天将拯救那些百姓。

        然而水神却有另外的看法跟见解。

        当初,自己与那书生第一次见面之时。

        当讨论到上河村村民被那河妖黄辣丁祸害时,这位书生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

        如果他知道,死伤了那么多百姓,结果仅仅是处斩了几位狼妖,不知道他会做何感想。

        别人都认为,南天门的异动只不过是提醒。

        可是水神却认为,这更像是一种警告。

        警告天庭的不作为,警告天兵天将漠视那些百姓的生死。

        “既然他如此关心百姓的生死,既然他心中有怒火,为何不对那些狼要赶尽杀绝?

        反而是眼睁睁看着他们逃命,这又作何解释?”水神一边听着留声机唱片的音乐,一边对着镜子梳理着自己的长发,又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

        镇妖司的公文布告很快传遍了雁门郡下辖的三个县。

        只不过,当苏木林看到那张公文布告的时候,已经是太阳逐渐要落山的时候。

        “这上面也没说杀了多少百姓,只是说十日之后对那些挑头儿闹事儿的狼妖斩首示众。

        唉,那野狼寨我也听说过。

        听说那里面有两百多狼妖生活在那里。

        如果是所有狼妖都参与了叛乱,恐怕百姓们死伤不少。

        这仅仅只斩首几人,怕是不能服众。”围观布告的百姓们,暂时还没有来得及听到谣传的风言风语。

        大家也只能凭借以往的记忆,来猜测这次叛乱造成的伤害到底有多大。

        “如果只是一两个狼妖见财起意,又或者就像布告上面所说,只不过是狼妖偷食死去的耕牛所引发的冲突。

        那这的确是小事一桩,杀几个狼妖也能服众。

        可如果真的是叛乱的话,恐怕那附近的村子…”话到嘴边,看到有镇妖司的校尉们巡视,于是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

        苏木林听到百姓们的议论,也只能是无奈的摇摇头。

        “果然是人命不值钱,我们的命在那些神仙眼中,只不过是蝼蚁罢了。”苏木林丢下这句话默默的转身离去。

        而在场的百姓们,听到苏木林的这句话,愣愣的出神。

        但最终,没有一个人附和,大家只是唉声叹气。

        这像是一种绝望,因为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就算神仙当大家是蝼蚁又如何。

        他们无力改变,只能逆来顺受。

        这世道活着就已经很难了,难不成还要跟老天爷作对?

        与天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