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20章 整个村子没活口

第20章 整个村子没活口

        两分钟的时间不到,楼下已经有一队官兵围了过来。

        “就是这里,就是这里...“一个成功逃命的七星山弟子,在半路的时候刚好遇到巡防的一队官兵,于是便引了这队官兵前来缉拿苏木林。

        一个江湖大派的弟子,居然要依靠衙门的兵力,这显然也是让这些官兵没想到。

        而与此同时,莫师姐已经奔回到七星山在雁门郡的行馆。

        其实说是行馆,然而不过就是一个地方富户而已。

        只不过这富户的族中子嗣,有许多人在七星山天枢峰修行。

        虽说七星山掉出了江湖一流门派的队列,可是成为江湖二流之首,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七星山即便是落魄,那也是一个人数众多的江湖大派。

        单单是商贸上的需求,一年就是几十万两银子的流通。

        几十万两银子的生意,哪怕只分割一小块的蛋糕,也足够让一个小户人家成长为地方豪门。

        莫雨这一次可不敢再隐瞒,赶紧把天权峰峰主被杀的消息,以及赵灵儿下落的消息,报告给所有的峰主。

        听到莫雨的汇报,其他的峰主跟弟子们一个个脸色大变。

        而在这些人中,要属摇光峰的质疑最为激烈。

        “既然知晓我那师妹的下落,为什么不通报给我摇光峰?”

        “要是遇到不了解咱们七星山的人,还以为天权峰生长在昆仑山脉。

        真的是让人笑话,放着同门不通知,却偏偏去通知那昆仑派。”

        “现在好了,吃里扒外自食恶果!活该...”有摇光峰弟子小声的嘟囔。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快去把人救回来,之后再做定夺...”几大峰主一致决定,先去把人救回来再说。

        此时,在昆仑派的驻地,陈剑生踉跄的从墙头上跃下,一个没有站稳跌落在地面上。

        “师兄...”

        “剑生...”

        “陈师弟...”正在院子里品茶的昆仑派师兄弟们,发现掌门的首席大弟子居然满身都是血污的时候,一个个赶紧跑过来搀扶,并且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七星山天权峰郑天恩郑师叔派人传信,说赵灵儿师妹身受重伤,急需咱们昆仑的疗伤圣药。

        然而,当我们要带着赵师妹回到七星山行馆的时候。却突然有歹人阻拦,而且那人还杀了很多七星山门人。甚至郑师叔也身受重伤,生死不明。

        我,我也...”陈剑生说话时,疼的呲牙咧嘴。

        此时,陈剑生的肩膀跟手臂各中一枪。

        虽说没有伤到要害,但是中枪的地方却是右手。

        昆仑派又称之为昆仑剑派,一个用剑的门派右手受了重伤,陈剑生自然是想都没想掉头就开溜。

        “郑师叔虽说没有踏入五行境界的门槛,可是在四相境界之内也是难觅对手。

        一众弟子加上郑师叔,以及陈师弟也在当场。

        那人到底何方神圣?下手如此狠毒。”这话问出可并不仅仅是字面意思。

        且不说那郑天恩在江湖上成名已久,有如此修为之高手,必然识得郑天恩乃是七星派天权峰峰主。

        正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下手如此狠毒,就不怕得罪整个七星山?

        如果说七星派不放在眼里。

        陈剑生虽然是年轻弟子,可是得益于是掌门的亲传大弟子。

        在江湖上也是颇有名望,而且随着山门之中的长老师叔,也行走江湖多年。

        尤其是新掌门继位之后,陈剑生代表掌门参加过许多门派的重要庆典。

        例如其他门派的掌门继任大连,又或者其他江湖前辈的百年寿辰,以及各个诸侯国登基大典等等。

        即便很年轻,可是在江湖上也算是个熟脸。

        下手之人,不可能不识得这二人。

        江湖中人物,有谁会同时得罪七星山跟昆仑派。

        “难道说那人还是妖物?”有人开口问道。

        “他身上并未有妖气,更...更匪夷所思的是,那人身上甚至没有一丝灵气。”陈剑生说这话的时候极为的尴尬。

        作为一个江湖成名人物,连对手是什么样的实力都没有摸清楚,居然就想要杀人灭口。

        但凡自己细心一些,也不至于阴沟里翻船。

        现在可好?

        不但被同门耻笑,甚至很可能成为江湖中的流传多年的笑闻。

        甚至这件事很可能会影响到自己将来能否有资格继任掌门。

        “那人现在何处?”一个长老走上前脸色凝重的问道。

        “福字街王婆茶馆斜对面的2层小楼,楼门口没有悬挂任何招牌。”陈剑生极为尴尬的通报苏木林的位置。

        “让我们去会一会,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了一女子竟然不惜得罪两大门派。”一位长老带队,很快昆仑派众多高手扑向王婆茶馆。

        而就在两大门派上百余人,在雁门郡的房梁上,向着王婆茶馆的方向纵横跳跃之时。

        还留在凡间闲逛的三江十六河水神甄芙,缘分向着发出声响的方向行去。

        然而此时此刻的王婆茶馆斜对面,官兵们并没有贸然上楼。江湖人士火拼,可不是他们这些大头兵能够解决的事情。

        此时早有大头兵跑步前去通知镇妖司校尉前来接手。

        此时,苏木林并没有逃走,并不是苏木林天真的以为自己有理怕什么!

        而是苏木林不希望当一个一辈子被通缉的要犯。

        只要现在跑了,那以后就只能乖乖的等着被人通缉。

        不过,苏木林也明白留下之后会有什么样的麻烦。

        首先,自己肯定会被关押。

        就算是正当防卫,那也是衙门做出审理之后的事情。

        而在此之前,肯定要被收监。

        可是,收监就意味着没收一切。

        枪械,力量宝石,手机...

        然而这些东西,却是苏木林无论如何都不能交出去的东西。

        到时候恐怕免不了一场大战,因为这是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

        “我明明只是想要简简单单的过日子而已...”苏木林脑子里在复盘刚才发生的一切。

        刚才的自己,就算是同意这些人把赵灵儿带走,恐怕那些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突然,苏木林想到了些什么。

        刚刚他们有提到朝廷送来了喜钱银子...

        看来他们是通过这条线索找到的赵灵儿。

        那么,他们是否已经去过了上河村?

        “郓哥儿...”苏木林走到二楼的楼梯转角,看着一楼躲在门缝处向外张望的郓哥儿喊道。

        “夫,夫子...“突然有声音在背后响起,郓哥儿直接被吓的全身都抖了一下。

        “我们从上河村出来之后,你去上河村两兄弟那里进冻梨贩卖的时候,有没有听说一些上河村的消息?比如说,咱们离开之后,上河村的百姓还住在那里吗?”苏木林关心的问道。

        “啊?”郓哥儿被问的一头雾水!

        大哥,外面都被官兵包围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问上河村?

        “不住在那里又能去哪呢?至少上河村还有大家的土地。

        不过,倒也有些人家来到了雁门郡找活路,但是听说有几个年轻力壮的都自卖为奴,进了一些富户当下人去了。”郓哥儿把自己知道的全讲了出来。

        “夫子,我们现在怎么办?你是想要跑回到上河村吗?可是我看到后门都被人堵上了。“郓哥儿有点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夫子。

        对于郓哥儿来说,眼睁睁看着即将过上好日子。

        尤其是夫子带回来的那一车好东西,这放在以前,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好东西。

        只是,这些东西恐怕还用不上,就已经被关进大牢甚至用不了多久,就要被问斩了。

        不过郓哥儿一想到,如果自己死后,或许就能跟姐姐见面了,甚至还能见到自己的爹娘!

        想到这里,他脸上又展露出了一丝笑容。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一想到能见到自己的亲人,内心似乎有了一丝欣慰。

        苏木林能明显的感受到郓哥儿的惊恐。

        毕竟才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郎,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不害怕。

        就算是苏木林,如果没有这变异的手机,现在不会比郓哥儿好上多少。

        “把这个放在门口,外面的人应该不敢乱来。”苏木林把上天给自己的蟠桃宴会请帖拿了出来丢给了郓哥儿。

        “啪嗒...”苏木林丢给郓哥儿的时候,他居然没有接住,那东西直接掉在了地上。

        不过并没有损坏,而是依旧自发光,闪烁着光芒。

        “这是天上神仙送给你夫子的请帖,把这东西摆放在门口,那些人就不会再贸然闯进来了。”苏木林说完返回了二楼。

        “真的管用吗?”看着夫子转身回了二楼,郓哥儿脚步沉重的靠近门口。只是伸手要开门时,还是忍不住自言自语。

        然而,就在郓哥儿犹豫的时候。

        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

        此时,昆仑派跟七星山已经冲到了这条街。

        当两派人马看到这些大头兵包围着的小楼时,大家便明白这就是目标地点。

        况且现场还有一名七星山弟子。

        两派人马赶到之后就想要冲进楼去,可是那些大头兵却根本不让他们突破境界圈。

        双方一时间僵持不下,不过毕竟是边军巡防营,七星山又做为赵国境内的门派更是不敢造次。

        昆仑派看到七星山没有带头冲破这些大兵头,也只能先观望一下再说。

        “镇妖司办案,无关人等速速回避。”此时,镇妖司校尉到场,大兵头一个个也算是松了口气。

        “千户大人,我七星山弟子在此遇害,请容许我等进去救人并且缉拿凶手。”七星山众峰主看到了来人的官服之后,马上上前抱拳说道。

        “我师父在里生死不明,请大人让这些巡防营让开,我们马上进去救人。”天权峰的人一个个急的上火。

        毕竟这一次出来,他们都是郑天恩精心挑选的心腹。

        如果郑天恩出了事,他们这些人以后在天权峰可就失了势。

        以前大家有多风光,以后的日子就有多难熬。

        那以前被自己欺负过的师兄弟,以后可能要一一找回场子了。

        “我师妹身受重伤,在里面被挟持,大人莫要犹豫。”七星山的人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吱呀...”就在外面吵成一团的时候,那小楼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

        可能是由于转轴的地方少了润滑,开门的时候发出了吱呀的响动。

        “唰...”所有人的目光顺间被吸引。

        “嗯?”镇妖司千户主动上前一步,好看的更加清楚,顺便还能摆脱耳边这些叽叽喳喳。

        千户大人只见一个少年,手中抱着一个散发着金光的请帖探出了头。

        那少年并未说话,只是把手中散发着光芒的请帖沿着门槛放下后,便立马缩了回去然后重新关门。

        关门之后,郓哥儿继续爬在门缝处向外张望。

        “那是...”无论是七星山还是昆仑派都收到了上天的请帖。

        这东西若放在往年,即便是昆仑派也只有掌门能收到而已。

        可是今年,昆仑一派就收到了十几份。

        也正是得益于见得多,大家一眼便认出这是什么东西。

        “天庭的请帖,他怎么会....”一个少年怎么会有这东西。

        而且刚刚开门的瞬间,很多人已经发动了感知。

        那少年身上一点灵力都没有,就是一个普通的街边小孩!

        除此之外,大家更不理解的是,这小孩把这请帖放门口是什么意思?

        这东西只能大人物才有可能收到。

        那这小孩的意思,是不是在暗示这楼里有大人物?

        一时间,刚刚还在叽叽喳喳的七星山弟子一个个沉默了下来。

        毕竟就连他们的峰主都没有收到请帖,整个七星山上下,一张都没有。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若敢隐瞒,本官定不饶你...“千户大人看着最先领着大兵头前来缉拿苏木林的七星山弟子问道。

        楼下,一时间成了僵持的场面。

        而楼上,苏木林从手机相册中找到了另一个东西。

        只是那东西刚刚从手机中掉落,手机瞬间电量清零,直接关机黑屏。

        收好手机后,苏木林身边突然起了大量的浓雾一般。

        下一秒,苏木林居然直接隐没在了浓雾之中,从二楼消失不见。

        就在苏木林从二楼消失的瞬间,他本人已经出现在上河村之前所住的农家小院里。

        “空间宝石还真的是一个居家旅行的好帮手,能不能让我重新穿越回地球呢?“在这一瞬间,苏木林似乎忘了自己要来这里干什么,而是再一次发动空间宝石想要回地球老家。

        然而这宝石毫无反应,似乎就像一块玻璃球一样。

        无奈,苏木林只好熟门熟路的四周查看清楚。

        之前的大战已经破坏了很多房屋,不过也明显能看出,有些人为修复的痕迹。

        几分钟后,苏木林走遍了整个村子,也没有看到一个活人。

        如果是村民们搬迁走了倒也罢了,可是整个村子走下来,苏木林一共看到了40多具尸体。

        自己离开上河村前往雁门郡的时候,这些村民虽然有人失去了家人,可是很多人都活了下来。

        除了一部分人选择进城谋生之外,想必其他人都在这里了。

        “杀人灭口吗?“苏木林猜到对方想杀自己,就是为了让赵灵儿嫁人这件事不再被人提起。

        既然能杀自己,那这村民们肯定也逃不掉。

        只是没想到,堂堂的名门正派,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情。

        瞬间,苏木林身后再起腾起云雾,然后整个人从原地消失不见。

        当苏木林再次出现在二层小楼时,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吱呀...“房门再一次被打开。

        只是这一次不再是瘦弱的少年,而是一位身上沾染了很多鲜血的书生。

        “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