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15章 老天爷快劈死这书生

第15章 老天爷快劈死这书生

        现场继续僵持,蜀山弟子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此时,只要师兄一句话,大家就能够解剑伏法。

        不过这位师兄希望不想要背这样的黑锅。

        一但大家解剑下跪,最后被人像捆猪一样绑了起来。

        那以后就别指望再回蜀山,到时候给蜀山一派丢了这么大的人,岂能有人会饶过他?

        可是一直僵持也不是个事,眼看这些大头兵就要动手。

        如果对方动手,那要不要还击呢?

        “呼...吸...”这位师兄从来没有觉得时间是如此的煎熬。

        “最后告诫尔等,卸甲,解刃,下跪,伏地…”大头兵们再次喊着口号。

        只是这一次,大家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如果时间再拖延下去,这些士兵恐怕也会被自己的上司刁难。

        对方既然已经亮了兵刃,就必须要按照律法行事。

        若是一直僵持不前,这罪名同样是可大可小。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突然一个洪亮的大嗓门在空中响起。

        “谁敢让我蜀山弟子下跪?”一个黑胖黑胖的中年男人,仿佛一个跳跃的黑猩猩一样,从看热闹外圈直接跳了进来。

        “师叔...”

        “是梁师叔...”

        “这下有人做主了...”

        “弟子,拜见梁师叔...”这群蜀山弟子看到黑胖黑胖的中年人后,马上收起手中的长剑,抱拳拱手的行礼!

        “是蜀山八卦乾字院的梁书全!哼,这下有好戏看了。”同为江湖修行者,其他门派的弟子一眼便认出了眼前这位黑胖黑胖的中年男人是谁。

        “传说此人戾气极重,下手心狠手辣,只是不知今日敢不敢对这些边军动手?”看到蜀山前辈到场,那看好戏看热闹的心,简直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对于看热闹的人来说,最好是双方大打出手。

        本来此次远征虎妖山就是九死一生,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中,很多人变的暴躁不安,甚至爆脾气也是直线上涨。

        “不止如此,听说这位梁师叔还是一位极为护短之人。

        哪怕明知蜀山弟子有错,但在外人面前,可不会丢半分面子。今日,咱们还是离远一点吧!万一溅一身的血,我这可是师父刚发的新衣服。”有人觉得很可能会有一场战斗,甚至还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放心好了,他不敢的。

        若放在往日,这斯或许敢闹事。

        可是现在天下诸侯聚集,甚至天兵天将不日也将赶来会和,此时借他几个胆子也未必敢动手。”有人不相信这位梁书全敢在此时对边军动手。

        大军统一行动,这可是上天的旨意。

        这个时候跟边军发生冲突,就不怕被人扣上扰乱军心的帽子?

        这种时候,一但被树立成典型,恐怕不会有好果子吃。

        就算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只要脑子不傻,在这样的敏感时期应该知深浅,明事理,晓退让。

        “所因何事,速说...”梁书全站定之后,听弟子的汇报。

        看着突然跳进来的不速之客,苏木林警惕的打量着对方。

        不得不说,这货这么胖的体型,居然一跳能有四五米高。

        这要是去参加奥运会,那还得了...

        不过,就在苏木林盯着对方打量的时候。

        有蜀山弟子一边汇报,一边用手指着苏木林在说着些什么。

        片刻之后,似乎听完了弟子们的说司,梁书全挥手让弟子后退。

        “不知我蜀山弟子所犯何事,需要下跪伏法?”梁书全听完了弟子的汇报之后,居然很是强势的对着全场的大头兵喊道。

        “赵国律法,凡对边军亮兵刃者视同造反。既然你是蜀山的师叔,就应该马上约束弟子解剑,伏法。”大头兵有人沉声的说道。

        “笑话!我蜀山一脉成立数千年来,多少人因诛杀妖魔邪祟而丧命。

        如今,尔等居然敢污蔑我蜀山弟子造反?

        别说你一小小兵卒,就是你家赵王来了,今天也不敢如此污蔑我蜀山名声。”梁书全一句话说完,突然猛的一挥手,此时所有兵卒腰刀居然全都受力向上挑起,此时的刀峰已经不再指向那些蜀山弟子。

        梁书全一出手,全场的修行中人便知道这一招非常的不凡。不过,大头兵却不吃这一套。

        操控大家的兵器,这对于行伍来说是大忌讳。

        本来就是一触即发的场面,此时这种行为无异于挑衅。

        “杀,杀,杀...”这些兵卒不但没有因为对方露了一手而后退,居然所有人气势更加的浓厚,尤其是所有人喊杀声开始之后,就连梁书全都眯起了眼晴。

        眼看着这些兵卒就要上前动手,梁书全也顾不了许多,直接爆喝一声,顺间现场好像凭空起了十二级的大风。

        以蜀山弟子为中心,所有人都被一股强大的气流吹的后退数步。

        甚至没有修为之人,更是一下退出十几步。

        不过由于围观的百姓左一层,右一层,一圈又一圈!

        这凭空出现的气流,对于围观之人来说根本无法躲避,很多人瞬间被吹倒在地。

        此时,现场一片狼藉。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这似乎已经是开打了。

        不过对于梁书全来说,这已经很是忍让了。

        “老夫再说一次,就是你家赵王来了,胆敢羞辱我蜀山一脉,老夫也要他血溅当场。

        老夫不跟你们这些小兵卒一般见识,如果你们不敢让路,去把你们的将军喊来。

        而你...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胆敢号称天下第一?”梁书全一步步的向着苏木林走来。

        而走向苏木林的路上,那些大头兵一个个惊恐的选择让开。

        此时,他们这些征战沙场的人,能明显的感觉到梁书全杀气四溢。

        随着梁书全一步步的靠近,苏木林明显的感觉到有一股力量从头顶压下。

        似乎有几只手,在按自己的脑袋,肩膀,想让自己当众跪下。

        这种情况下,似乎对方是要强压自己一头,想把整件事的黑锅甩给自己来背。

        只要苏木林突然当众下跪,这似乎就代表着认错跟认罪。

        既然有人认了错认了错,蜀山的面子就保住了,大头兵们也向上面有了交代。

        看上去,还真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你说的没错,在下的确不应该号称‘天下第一’...”全场围观群众的见证下,苏木林突然说出了这样一番有些认错认罪的说词。

        梁书全见到那书生识实务,顺间撤掉了一些压力。

        苏木林明显感觉全身一轻。

        “既然是这书生错了,那你们...”梁书全本想对那些大头兵说,既然这书生认了错,你们把他抓起来就好了。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却被那书生的一个举动弄的云里雾里。

        此时,只见那书生像是逃命一样,奔回了自己店中。

        然后一手抱着书篓,一手扯着一张酒楼里原本就有的八仙桌,刺啦刺啦的扯了出来。

        “你们蜀山说的没错,在下的确不是‘天下第一’!因为在下是...“话到此处,苏木林唰唰唰的写下几个大字。

        “呼啦...”字写完后,苏木林直接当众展示。

        “啊...”

        “这...”

        “好狂的书生...”

        “他就不怕...不怕...”

        此时,就连离苏木林只有三步之远的梁书全都是内心震动。狂妄之人,以前虽然见过很多,可是像这般样子的还真没见过。

        “怎么样,现在我说的清不清楚...”苏木林高举手上的那八个大字。

        “日月之下,唯我独尊!”有人念这几个字的时候,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的样子。

        “他难道不怕上天责罚吗?一个天下第一就已经得罪了蜀山,如今又写一个日月之下,唯我独尊。这岂不是说,上天的那天神仙,都比不过他?”有人说话的时候,似乎脚下都想开溜。

        万一上天惩罚,一道天雷而下,那可是要受牵连的。

        然而,就在此时,原本寒冬时节的天气,突然上天响起了两声惊雷。

        “天罚啦,快跑...”修行中人首先反应了过来,立马展示自己的多年所学,一个个像是吃了魔法小饼干的蛤蟆一样,嗖嗖嗖的跳走逃的很远。

        百姓们虽然不懂修行,可也明白什么叫渡劫,也明白什么叫天罚。

        这要是被雷劈到,岂不冤枉死。

        一时间,一个个连滚带爬的纷纷逃命。

        而那些要抓人的大头兵,一个个也是面色惊恐,只是此时并无一人开溜。

        不知道是被吓的走不动,还是因为军令如山,大家更害怕军令。

        此刻,当天空响起惊雷时,梁书全也是本能的就想逃走。

        他的修为对于一般修行者来说,已经是天花板级别,可是对于能承受天罚或者说渡劫的高人来说,还根本不够看。

        估计一个雷下来,这书生一定会死,而自己也休想活命。

        “好小子,你他妈够狠,想让老子跟你同归于尽。”梁书全此时心中所想,都认为是这书生发了狂。

        毕竟一个毫无修行能力的人,就敢叫自己是天下第一。

        虽然比的不是修行,而是书画丹青。

        可哪怕是文墨之道,也应该要点脸,哪有人动不动就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的。

        就连蜀山的掌门木仙人,也从来没有自称过自己是天下第一。

        这都是别人给的尊称,不过也是实力的反映。

        而眼前这小子,要么就是狂到没边,要么就是脑子坏了。

        自己堂堂一个蜀山乾字院的师叔,居然跟这样的一个脑子坏掉的书生斗气,甚至还触发了天罚。

        受不受伤,丢不丢命,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要是传了出去,蜀山的师叔跟一个傻子斗气,结果被雷劈死了。

        那自己这老脸可就丢尽了...

        一世的英明,一世的名声...

        此时,梁书全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这些弟子。

        “你妈的,你们这些王八蛋玩意儿,没事跟个傻子斗什么气。

        现在可好,还连累了老子!”梁书全心中那叫一个气。

        此时,弟子们看到师叔回眸,一个个惊恐之下撒腿就跑。

        本来天罚就已经想要逃命,可是因为师叔还在,大家不好马上开跑。

        这要是事后被师叔问起来,一个个以后保证没好日子过。

        而现在,看到师叔都是一脸想杀人的气势,还不跑等着过年吗?

        看到蜀山弟子一个个开溜,大头兵们似乎找到了撤离的理由。

        “别跑,哎...别跑...”

        “兄弟们,快追...”

        瞬间,刚刚还热闹非凡的街头,此时居然只剩下了苏木林跟梁书全。

        毕竟是江湖成名人物,此时就算要跑,也要跑的有气势有尊严。

        可不能夹着尾巴就开溜。

        只是,梁书全本想说上两句话之后,便马上闪人。

        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谁能想到那书生居然手指上天,大声喊道:“艹你妈的,老子写错了吗?

        就老子这绘画的本事,日月之下,四海八荒,难不成还有第二家?

        说实话也要被雷劈吗?你妈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老天爷,你今天要敢放个雷下来,我艹你十八辈祖宗!”

        “...”

        “...”

        “...”

        好嘛!

        这何止是脑子坏了,这简直,简直...

        梁书全也顾不上再说些场面话,很干脆的直接一个起落就逃命去了。

        此时,大雪过后,原本已经放晴的天气,现在却是乌云密布。

        那雷声,仿佛就在雁门郡上空炸响。

        苏木林此时早已经把力量宝石握在手中,只是不知道力量宝石形成的防御,能不能抵挡这一道道天雷。

        然而响了二三十声之后,那乌云密布的天气似乎又好转了起来。

        此时,不但没有一道雷劈下来,反而,反而...

        反而天上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天门,而在那天门之处,飘下来一朵云朵,直直的向着苏木林飞来。

        逃命的梁书全时刻关注着上天,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天雷并没有降下,南天门却出现在雁门郡上空。

        更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南天门似乎有仙人向着刚刚那书生飞去了。

        这...

        这是什么意思?

        一道天雷能解决的事情,难不成还要一名天兵天将亲自动手?

        梁书全想要转头回去,只是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没有敢靠近。

        毕竟以自己的修为来说,一但靠近肯定会被那些天兵天将察觉。到时候受到牵连,那自己可就太冤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