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13章 大战一触即发

第13章 大战一触即发

        苏木林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刚刚因为新店开张而写的牌匾,楼上的拍照也不过才过了两三个人而已,这牌匾就已经被人给撕碎。

        一个门派弟子,粗暴的撕毁一个店面的牌匾之际,同行之人居然没有阻拦,可见这种行为在门派之中早已司空见惯。

        更甚至,一行人还想要上楼要个说话。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胆敢号称自己是天下第一!竟敢不把蜀山掌门放在眼里。

        此时此刻对于这些蜀山弟子们来说,他们现在的行为是维护掌门的名誉。

        “店家...店家...马上出来…”一行蜀山弟子抬脚进了一楼大厅。

        只不过,此时苏木林正带着人在三楼的廊台拍照。

        再加上这五十多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而且每一个都不是细声细语的文人,每个都是五大三粗的军卒汉子,楼下的呼喊自然也就没有听到。

        不过,就在这队蜀山弟子要见店家的时候。

        楼上突然有两人拿着照片开心的冲下了楼。

        这照片可比昨天的素描画更让人惊骇,这大头兵想要拿着照片回军营让同袍兄弟们看看。

        甚至想要让更多的兄弟们前来拍照,毕竟这么真实的画像,这要是邮寄回老家,父母妻儿一定会非常开心。

        不论是为人子,为人夫,还是为人父,这画像都堪称是必须要送给家人的必备物品,甚至大军开拔之际,这画像跟银两送回家并列成为最重要的事情。好不好

        “这小书生不愧是天下第一画手,当真是厉害,我老娘要是看了一定非常高兴。”

        “赶紧告诉营里的弟兄,这画像要趁早,要是大军突然开拔,恐怕想画也来不及了。

        而且才一两银子,这价格着实是公道!

        听说赵国丹青国手柳什么什么的那个老头,帮人作一幅画最少也要上百两银子。

        依我看,那老头真的是虚有其名...”两个士兵一边向楼下跑,一边还彼此说着话。

        然而就在二人冲到一楼,看到有人的时候,两位士兵停顿了一下。

        “诸位是来画像的吧?三楼有请,这苏先生真神人也,他给我画的像,简直跟镜中人一般...”军卒知道这店刚刚开张,整个楼里只有店家苏先生一人。

        此时有客前来,军卒也是一番好心提醒。

        一来,告诉这些客人,店家在三楼。

        二来,也算是对苏先生的感恩,毕竟能把自己画的这么像,甚至自己的子孙后孙都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

        现如今这店里没有第二名帮手,二人自然好心好意提醒一番。

        此时此刻,就算这两位军卒不发一语的走出去,也不会有任何的不妥。

        然而谁能想到,就在军卒晃动着手中的小纸片。

        说苏先生把自己画的如何逼真时,手中的画像突然就被人夺了去。

        “哈哈哈,这天下第一倒也有趣,依我看这恐怕是天下第一小吧!

        《蜀山观瀑图》乃是十丈大轴,《秀丽江山图》更是达到了十丈有三。

        且不论这江山风景,就说这人物画像,古往今来也没有如此之小的画纸。即便是那上古时期,捐刻在石壁上的图案,也没有如此之小。

        就这样的东西,也胆敢出来卖钱?

        这小小的纸片也能称为天下第一?

        真当这天下人都是目不识丁的废物?”夺走了手中的画像之时,那人看都没看一眼,便发出了灵魂追问三连击。

        “都说边军汉子粗狂不拘小节,依我看...呵呵...”这话只说了一半,不过剩下的话即便不说,众人也懂了是什么意思。

        无非是想说,表面上看是粗狂不拘小节,实际上不就是太傻太好骗。

        “尔等被人骗还不自知,尔等一月军饷才几钱?

        如今被人骗了一两银子,不自反省也就罢了。

        居然还要传信回军营,这岂不是害人害己。”又有人蜀山弟子大声说道。

        莫名其妙的被人一顿嘲讽,而且言辞极为尖酸刻薄。

        两个大头兵对望一眼之后,其中一人马上反驳道:“看你的穿着以及腰牌,想必是蜀山派的弟子!

        听闻蜀山乃是传承千年的名门大派,天下修行之人无不心神向往。

        可是今日一见,着实令在下没想到。

        无缘无故抢夺在下的东西不说,言辞如此刻薄,也不怕天下人嘲笑尔等辱没了门风。”被人如此羞辱,两名大头兵也是极为恼火,此刻言语上自然也不客气。

        “仓啷…”与两名大头兵言语回击不同,当蜀山弟子听到有人阴阳怪气指责自己的时候,居然立马就有人拔出了宝剑。

        这显然是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你们想干嘛?根据赵国律法,对边军亮兵刃者视同造反。”其中一名兵卒大喊一声。

        而随着这声大喊,楼上突然间有十几人冲了下来。

        冲下来的人纷纷拔出自己的腰刀。

        “卸甲,解刃,下跪,伏地…”冲下来的十几人瞬间组成军阵,平时训练的成果立马显现了出来。

        区区八个字而已,可是在这些组成军阵的大头兵口中喊出来之后,瞬间有了杀伐之气,而且气势之强,让那些蜀山弟子不由得后退一步。

        而随着八个字喊出之后,楼上其他人也赶忙冲了下来。

        平日里的训练让这些人极为的敏感,听到这八个字之后每个人都是脸色大变。

        或许,这早已成为条件反射。

        就像消防员听到警铃之后,每个人奋不顾身的冲向战斗岗位一样!

        随着大头兵人数越来越多,这些人慢慢的被逼出了大厅,来到了街道上。

        而且大头兵已经形成包围之势,只要一声令下,便会展开一番厮杀!

        蜀山弟子们万万没想到,本来只是进来要个说法,凭什么胆敢称自己为天下第一。

        可现如今,依然是一触即发的状态。

        如果要动手,眼前这些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可是,这些大头兵说的没错,对这些正规军亮出自己的兵刃,根据赵国律法的确视同造反。

        毕竟此时此刻身在赵国,如果胆敢藐视赵国律法,那后面恐怕只会更麻烦。

        可如果按照这八个字去执行,大家就要抛下自己的宝剑丢在一边,并且跪下之后趴在地上。

        等众人趴下之后,这些大头兵会给大家捆绑起来。

        可这样一来,门派的脸面又置于何处?

        如今天下各大诸侯纷纷陈兵于此,天下各大门派也是高手尽出。

        而且这条街是雁门郡最繁华的一条街,这要是被人绑了回去,被其他门派的人看到,他们这群弟子被责罚事小,万一被逐出门派可就得不偿失。

        一时之间场面僵持不下!

        而此时楼梯响动,苏木林也缓缓走了下来。

        毕竟所有的客人脸色大变冲下了楼,作为这家店的掌柜,苏木林自然要看看下面出了什么事!

        而就在苏木林下楼之际,街面上听到这几十个人放声大喊的八个字,围观的人群早就左一层右一层,瞬间把街面左右两边堵了个严实。

        生活在雁门郡的人,平日里自然能够听到军营之中的杀声震天。

        这种杀喊之声只是操练,可是今日居然能够见到实战的场面。

        作为喜欢看热闹的普通老百姓,自然不想错过这样的难得机会。

        只是让大家意外的是,被围困的人并不是什么妖孽,悍匪,又或者他国入侵之敌。

        眼前的这些人穿着打扮,倒像是一些修行之人。

        只是不晓得发生了什么?这些人突然间被士兵呵斥,放下兵刃跪地伏法!

        然而,也就在此时。

        许许多多其他门派的弟子也纷纷凑了过来。

        毕竟整个雁门郡实行军事化管控,所有的战略物资只在这条街出售,最终导致这里就是最繁华的地段。

        既然来到了雁门郡,这些门派弟子自然是要来这里逛一逛,甚至为即将出征之行采购一些补给物资。

        好巧不巧,撞到了蜀山弟子被围困一事。

        “快看,是蜀山的弟子。师兄,我们要不要上去帮帮忙?”七八个腰间悬挂着昆仑腰牌的弟子,此时正在人群外围向内张望。

        “万万不可!边军军阵已经结成,此刻谁说话都不管用,除非这些大头兵的将领前来。

        如果我们没有搞清楚事情原委,贸然上前恐怕会适得其反。

        万一这些大头兵认为,我们是要帮那些蜀山弟子,那事情就会变得更加难以解决。”其中一位年长的中年男人,约束好身边的几人,让大家稍安勿躁。

        然而就在此时,身边又有其他门派弟子出现。

        “哼,蜀山弟子一向以天下第一大派自居,门派之中目中无人者比比皆是。

        此刻这些人胆敢造次,这些小兵小卒可以格杀勿论。

        虽然这些人的修为,比不过蜀山弟子。

        可是一旦蜀山弟子反手伤人,那么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这些兵伤不了他们,可是终有人能够让他们跪地伏法。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些蜀山弟子逃之夭夭。

        也会有人上蜀山让他们交出嫌犯,就算蜀山真的是天下第一大门派,那他们也是齐国的臣子。

        一旦赵王把这件事上报天子,齐王又如何能够坐视不理?”有人说这话的时候,那口气那表情,俨然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发生了何事?”苏木林走到一楼,挤开这些大头兵来到了场地中央,直面那些蜀山弟子。

        “先生,他们这些人上门挑衅,甚至撕毁了你的匾额招牌。

        本来这件事,这些人赔礼道歉也就算了。

        可是根据赵国律法,对边军亮兵刃者,一律视同造反。

        必须拿回去严加审问,否则便是我等的失职。

        如果一旦让人知晓,有人亮了兵刃,我等却毫无作为。

        按照军规,我等皆要按同罪处置。”最先下楼的两人,一边给苏木林解释发生了什么,一边也把现在的情况说给蜀山弟子听。

        此话一出,代表着蜀山弟子要么跪地伏法,要么就杀出一条血路!

        律法森严,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要怪,就怪蜀山弟子太过于狂妄。

        一言不合就拔剑,真当这里是你们的山门?

        听到这番说辞,苏木林自然不会脑子一热,上前劝和。

        况且,这些人无缘无故撕毁自己的招牌,于情于理苏木林都不会劝和。

        不过,这伙人的动机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

        “敢问,何人能够上前搭话?”苏木林想找个带头的出来聊几句!

        “哼…”一个看上去有三十岁的男人,向前走了一步之后冷哼一声!

        虽然向前走了一步,可是左手握剑身,右手握剑柄的动作并没有改变。

        这是一张标准的拔剑动作,只不过因为双方还没有动手,长剑并没有被抽出!

        看到有人上前一步,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看到蜀山弟子之中有人站前一步,围观的群众们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甚至都恨不得竖起耳朵听得清楚。

        苏木林看着左右那围观的群众,于是很大声的问道:“在下与阁下可曾相识?”

        “不曾…”

        “在下与阁下可曾有仇怨?”

        “不曾…”

        “那,在下抢夺了阁下的心上人?”苏木林清清楚楚地记得,大多数的刑事案件要么是仇杀,要么就是情杀。

        虽然这句话听上去很扯淡,但是为情杀人,自古多少豪杰难逃此道。

        听到苏木林问这样的话,左右两边的百姓发出哄笑声。

        大家显然能够想象得出,竟然是这年轻人抢了门派弟子的心上人,于是一个气愤不过便来寻衅滋事。

        “哼,不曾…”听着百姓们的欢笑声音,这位蜀山师兄不得不再次回答问题。

        “既然在下与你无怨无仇,为何要来在下店中闹事?在下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小书生,到底因为何等缘由得罪了蜀山一派?”苏木林大声的发出了最后一问。

        此时此刻,这位蜀山的师兄,万万不能解释之前的理由。

        如果是私下的场合,自然可以指责对方凭什么自封天下第一。

        可现在事情闹到这般地步,如果因为对方自封天下第一,自己这些人就上门挑衅,已然是落了下风。

        现场这么多的围观群众跟门派弟子,这些人巴不得看自己的笑话,即便自己有理也会被人恶上三分,更何况这件事的确草率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