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11章 手机来电

第11章 手机来电

        深夜,苏木林起床放水!

        只是当归来时,却听到赵灵儿小声的说道:“能不能给我倒点水!”

        听到赵灵儿的话,苏木林就想到晚上做饭时的场景。

        晚上做饭的时候,拿着盐罐儿倒了半天没倒出来。

        可能是这房子长时间没有住,那罐子里的盐都受了潮。

        然而就在苏木林用力拍盐罐的时候,估计有小半斤的盐块全部掉进了锅里。

        虽说,苏木林已经用最快的速度用勺子捞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依旧有很多盐粒子掉入锅中。

        于是,晚上的那碗面可真够咸的!

        由于晚上吃的面条太咸,赵灵儿早就想喝水,只是查觉到苏木林已经睡着,便一直忍着没有出声。

        现在看到他起夜归来,于是小声的要着水喝。

        好在,晚上睡觉前担心半夜口渴,备了一瓢水。

        此时,苏木林在桌子上摸到了那还有一多半水的瓢。

        摸到之后,小心翼翼的摸索着靠近床边。

        轻轻坐下后,苏木林右手拿着瓢,左手把赵灵儿搀扶起来喂给他喝!

        “慢点,全洒了!”由于是抹黑,没有掌握好角度跟力度,不过好在洒出来的水并不多。

        苏木林赶紧把瓢放在脚边,腾出手后把洒出来的水珠扫到地上。

        这一刻,苏木林多么怀念自己家里的小爱同学!

        只要呼喊一声,电灯马上亮起。

        苏木林想要再次给赵灵儿喂水。

        但是赵灵儿却担心苏木林再次搞砸。

        好在刚才多多少少喝了一小口,那种口渴难耐的感觉消散了一大半。

        “我,我不喝了!”赵灵儿表示自己不再需要。

        听到这话,苏木林认为赵灵儿怕自己再次搞砸。

        相比口渴,恐怕她更不愿意睡在湿透的被子里。

        晚上吃了那么多咸的要命的面条,自己一个大男人都喝了那么多水。

        甚至这一晚上由于喝水太多,刚才已经是第二次起床放水。

        况且现在的赵灵儿还是一个重病号,万一导致肾衰竭那可就麻烦了。

        突然,苏木林想到了一个绝对不会出错的主意。

        苏木林直接把水瓢送到自己嘴边,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

        在这漆黑的房间里,喂别人喝水或许会出错,但是自己喂自己永远不会出现偏差。

        很少听人说,有人吃饭的时候能把筷子捅到鼻子里面去。

        哪怕是漆黑一片,哪怕是闭着眼,大脑也能够控制肌肉准确的把票送到嘴边!

        听着苏木林喝水的声音,赵灵儿在漆黑的夜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这书生也真的是实在人,自己说不喝,结果他自己全喝了!”赵灵儿只能是无奈的听着声音。

        然而就在此时,赵灵儿突然感觉自己的脸颊被人捏住。

        一时间,嘴巴不由的张开。

        “唔..”谁能想到,苏木林采用了最安全的嘴对嘴的方式。

        苏木林的两大口,对于赵灵儿来说,相当于喝了五大口水!

        只不过,这一刻对于赵灵儿来说,毫无心理准备。

        刚才,就在两个时辰之前!

        赵灵儿还觉得苏木林没自己想象中那么坏。

        然而这个想法在此时此刻瞬间消散于无形。

        这个臭男人竟然欺负自己!

        “还要喝吗?”就在赵灵儿恨不得暴起杀人时,询问的声音传来!

        听到赵灵儿没有动静,苏木林平淡的说道:“那我再喂你喝一点儿!咕咚,咕咚...”

        苏木林拿着瓢又喝了两大口。

        “我不喝了!”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赵灵儿赶忙拒绝。

        不过,显然为时已晚。

        “唔!咕咚,咕咚!”赵灵儿被迫又喝了两大口水。

        此时此刻,赵灵儿真的想聚集灵力把这登徒子就地斩杀。

        不过,就算是现在想杀人,那灵力却是半点都聚集不起来。

        喂完了赵灵儿,苏木林把瓢放回到了桌子。

        然而在回自己地铺的时候,却不小心被绊倒。

        赵灵儿听着这一切的动静,而且敏锐的听到,那书生好像很痛苦。

        看来,自己打他的那一招,的确给他造成了相当沉重的伤害。

        “怎么就没把你打死呢?”赵灵儿嘀咕着!

        不过就在内心带着怨气的说完这话之后,一丝担忧却悄悄爬上心头!

        听着那人的动静,赵灵儿歪着头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在这漆黑的房间里,摔倒的苏木林几乎都是靠摸索前进。

        好在很快便摸到了自己的地铺。

        这漆黑的夜,对于苏木林来说有点困难。

        可是赵灵儿却能凭借着修为看清很多东西。

        此时已过天,地,人三才境界,赵灵儿的感知远超常人。

        现在,看到那人艰难的躺下,心中又升起了半分内疚。

        或许是自己太过于…

        不过转头细想,就算是没办法喂水喝。

        也不应该采用那种方式啊!

        赵灵儿此时此刻最想要做的事,希望用袖子擦擦自己的嘴,甚至还想好好的漱漱口,洗洗牙。

        可就连这细小的动作,赵灵儿都做不到。

        一夜无话,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苏木林起床时,卖梨的那小子早已经出了街。

        “我可能一整天不回来,你现在要不要用贡桶?

        别等到我再回家的时候,你再给我来个惊喜。”苏木林站在床边,看着不理会自己的赵灵儿警告的问道。

        听到苏木林的警告,又想到昨天那尴尬的一幕。

        赵灵儿只好转过头,糯糯的说了一句:“我,我要...”

        片刻之后!

        苏木林拉过小板凳坐在了前面。

        而身后,就是赵灵儿坐在马桶上,同时整个人的重心全压在苏木林身上。

        闻着空气中的臭味,赵灵儿半张脸都埋在苏木林的胳膊上。

        一想到,待会儿要擦屁股。

        又想到昨天晚上受过的屈辱。

        赵灵儿突然间张开了嘴,直接咬在了苏木林的胳膊上。

        被人咬了之后,苏木林并没有马上跳起来甩开。

        因为一旦苏木林撤走,赵灵儿很可能直接原地栽倒。

        赵灵儿如果要是摔倒的话,那马桶估计也会…

        赵灵儿并没有撕心裂肺的去咬人。

        不过,咬人的时候还伴随着泪水。

        看着苏木林回头望向自己,赵灵儿还挑衅的又补了一口。

        只不过,仅仅片刻之后,赵灵儿就后悔了自己刚才咬人的举动。

        “啪…”响亮而又清脆,甚至还起了五根手指印记。

        “记住了,老子现在伺候你,只是因为你是我娘子。

        将来有一天,要是老子也像你这般生活不能自理时。

        但凡你有点良心…”话只说了一半,苏木林最终还是没能把话说完。

        两个人之间可以说毫无感情可言。

        在自己之前的世界里,很多情侣遭遇挫折之后,又有几个人能够坚持照顾对方。

        一旦成为了别人的累赘,很快就会被另一半抛弃。

        而且,女方抛弃男方的比例,远远要高于男方抛弃女方的比例。

        如果自己真的有一天变成了赵灵儿这般生活不能自理。

        苏木林不希望被人照顾,而是希望有尊严的离去。

        “欠你的恩情,我一定会还的。”就在苏木林抱着赵灵儿回床上的时候,赵灵儿突然间很郑重的说道。

        “希望你记得今天说过的话。”虽然赵灵儿表态,但是苏木林并没有把话放在心上。

        清洗完了马桶。

        苏木林没有去厨房做饭,而是去街上买了一些米粥跟肉包回来。

        大半个小时之后,喂食完那女人后。

        苏木林背上了自己的书篓,继续出门去摆摊儿。

        今天天气不错,没有刮风,所以没觉得有多冷。

        然而当苏木林来到平日里摆摊的地方时,却发现一群书生围绕在摆摊儿的那处街道旁的墙壁上,一边指指点点一边交头接耳。

        苏木林靠近之后发现,墙壁上张贴了一张布告。

        布告的内容很简单,无非是柳青白发起的这场绘画比赛的一些相关细则规定而已。

        此时,这场比试早已传遍了雁门郡。

        无论是摆摊儿的卑微出身,又或者是豪门氏族的家族子弟。

        但凡能画上两笔的人,都想要跃跃欲试。

        毕竟,这可是出人头地的大好机会。

        或许是意识到参加的人可能会很多,比赛提出了一些强制性规定。

        每个人只允许画一幅作品,而且在画作之上还要题诗一首以彰显才华。

        毕竟自古以来,诗画从来不分家。

        这一刻,原本只是想要指点一下后辈的聚会,现在已经演变成不只是考验绘画能力,还要考验个人文采的大比试。

        这一场比试,一共有八家青楼参加。

        为了吸引更多画手,这八家青楼砸锅卖铁,也要把楼里的姑娘好好装扮一番。

        然而除了装扮姑娘以外,应柳青白的提议,八家青楼各出了一百两银子。

        这场比试,若获得头名者,这八百两就是奖励。

        然而,对于各家青楼来说,为了取得头名博得花魁之名。

        除了这八百两银子之外,各家青楼都还有私下里的奖励。

        大家都希望吸引更多的画手,去画自家楼里的姑娘。

        “醉香楼的花儿姑娘,愿意拿出一千两私房钱!

        而且花儿姑娘放出话来,只要花儿姑娘的画能夺得第一名。

        不止奉上这一千两白银,甚至还打算正式梳拢出阁!

        这洞房花烛夜的头一次,就打算要交给帮自己夺得花魁之名的丹青妙手!”苏木林没想到还有这等彩头!

        看来,有必要去这醉香楼走上一遭!

        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钱。

        如果能拿到这一千两,再加上头名的奖励,那可就是一千八百两进账。

        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个人所得税?

        如果没有的话,这一千八百两足够自己衣食无忧的过下半辈子。

        就凭自己的绘画本事,只要那花儿姑娘人如其名,夺得花魁之名探囊取物一般。

        然而就在此时,叮...

        自己的手机似乎又有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