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6章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第6章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当天晚上,苏木林没敢再跟自己这新婚妻子睡在一起,而是在二楼的卧房中打了个地铺。

        郓哥儿则是依旧去到厨房睡觉。

        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子,并没有觉得睡在厨房有什么不好。

        毕竟一但起火作饭,整个房间也就厨房最暖和。

        而且晚上做过晚饭之后,这厨房的土炕能暖和一晚上。

        对郓哥儿而言,在这里睡觉远比在楼上找个冷冰冰的房间要舒服的多。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只是赵灵儿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苏木林拖着疲惫的身子挣扎着起床时,郓哥儿早已经在门外街道上扫起了雪。

        一天一夜的雪终于停了,整个雁门郡各个街道都是百姓们扫雪的场景。

        时不时会有一些小孩子在打雪仗。

        不过,更多的是一些小孩子在一起堆雪人。

        偶尔,父母跟邻居也会参与进来陪着孩子玩一会儿。

        “夫子,我一会儿要去找赵家哥哥,想跟他们学学如何卖梨。等我挣了钱,我也想要出一份房钱跟饭钱!”二人吃完了早饭之后,郓哥儿一边洗碗,一边对着苏木林说道。

        “行,你走的时候记得带上一把钥匙。我一会儿也要出去转转!”此时,苏木林全部的财产,吃完了这一顿早餐,身上只剩下了270文钱,因为刚刚一笔就花掉了400文。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吃饭这个花费暂时不提。

        现在的干柴2文钱一斤,说大白话就是,烧火取暖的木头一斤2文钱。

        毕竟刚刚下了一场大雪,卖干柴的农夫自然要趁此机会赶紧涨价。

        苏木林本想是要买点煤,但是打听了一下价格之后便直接放弃。

        一斤煤居然要十文钱,一两银子也不过才买100斤煤,而且是不管运输。

        更甚至,这些煤的品相如何也不得知。

        无奈之下只好一大早买了200斤柴火先用着。

        楼上还有个病号,这种天气可不能让她一直冻着。

        郓哥儿身上倒是有五两银子,不过那是他死去的姐姐留给他的。

        确切的说,是村民们把他姐姐送给河神老爷时的卖命钱。

        这钱,苏木林可不敢动歪心思,哪怕是借苏木林都觉得良心不安。

        虽说这日子过的很拮据,但好在良知还在。

        这种用命换回来的钱,占一文钱的便宜,都会让人感觉良心受到谴责!

        郓哥儿走后不久,苏木林跟街坊们打听了一番之后,锁好门窗背着书篓,一步一步向着南城集市街行去。

        此时,手机不能开机,想要活下去就只能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

        之前苏木林还在上河村教书的时候,就已经跟村里的人们打听过许多。

        那时苏木林就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转过年开春之后便来这雁门郡做一名摆摊卖字的先生。

        据说这里有50万常驻军,并且这些人都是外乡人。

        很多士兵为了给家里报平安,几乎每隔两个月就会写一封信。

        遇到那些不会写字的大头兵,就只能来这里找一位卖字的书先帮忙写封家书。

        有这么庞大的市场存在,暂时养活自己应该问题不大才是。

        一路闲逛,一路打听询问。

        总于在走了快一个小时的路后,来到了这条雁门郡最大的商业街。

        这是一条宽30米,长500多米的街市。

        作为一个号称军民共计百万的军事重镇,所有的战略物资都被严格管控。

        整个城市只有这条街可以买卖食盐,粮食,布匹,以及最重要的铁器。

        其他地方,只要出售便是违法,一律的按通敌论处。

        此时,街面上的厚厚的积雪,早就被商户们清扫一空。

        即便依旧天寒地冻,可是这里却已经人声鼎沸。

        只是让苏木林没想到的是,此地单单卖字求生的落魄书生就多达四十几人。

        “这么多人讨生活,这要内卷成什么样子...”苏木林有点头大,可是看到大多数书生都有生意之后,还是决定先做一名卖字的先生维持生计。

        不过,让苏木林没想到的是,在这地方摆摊还要交费。

        很快,在交了100文月租费用之后,苏木林得到了一张偏僻位置的小桌椅。

        苏木林清扫了一下自己摊位上的积雪后,打开了书篓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此时,在一片烟雾缭绕之中,有的书生已经在奋笔疾书。

        而有的书生,已经完成了一单生意,此时正在自己的小火炉上烤着手。

        苏木林可没钱买小火炉,只能是小伙子火力壮-硬抗。

        实在是手冷,那就放在嘴边哈几口热气暖暖,然后搓搓手。

        然而,一直等到很多人都开始吃午饭。

        苏木林连一单生意都没有上门。

        这天寒地冻的日子,苏木林只能是一边绕着自己的摊位转圈圈暖和身子,一边心里默默的骂着老天爷。

        这一刻,苏木林脑子里想到了一个画面。

        有些人拿着手绢,一边轻轻挥舞一边喊着:“大爷,来玩呀!”

        要不,自己也喊上两嗓子?

        “大爷,来写封家书呀!”不过,苏木林最终还是没有喊出声,太丢人现眼了。

        尤其是自己身边同样都是一群书生,这样的举动有些太过于斯文扫地。

        “书呆子...来给某家写封家书。”就在苏木林原地转圈圈的时候,突然一个斜跨腰刀的中年刀疤脸壮汉走上前来,并且拿出了10文钱丢在了小书桌上。

        “军爷请坐...”苏木林学着同行招待客人的说词,请对方坐在了自己的小书桌前。

        那刀疤脸坐下之后,便开始带着一股酒气跟苏木林啰啰嗦嗦了几分钟。

        听完了对方的话,苏木林又确认了几个要点。

        最后一来一回三四个回合之后,最终确认了书信的内容。

        在对方说明要写什么的时候,苏木林就已经铺好了纸研好了墨。

        此刻,苏木林真的要感觉自己的姥爷。要不是小时候就被姥爷带着自己练习书法,甚至上大学的时候,每个星期还要快递整整一斤的‘墨宝’给姥爷指点。

        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恐怕第一份工作只可能是卖苦力。

        很快,一封宋体小楷的家书,工工整整的写了出来。

        然而,就在苏木林写这封家书的时候,对方一个魁梧壮硕,而且还有一张凶神恶煞的刀疤脸汉子,居然偷偷的抹起了眼泪。

        经过刚才确认书信内容时的交流,苏木林知道这名刀疤脸汉子的母亲即将要过60大寿。

        然而这名刀疤脸,却已经快二十年没回过家乡了。

        上个月收到家里的书信,说老娘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能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个冬天,全家人都要感谢老天爷的垂怜。

        然而就是这样的情况,刀疤脸却请不了假,很可能为人子嗣,却见不了母亲最后一面。

        这一刻,苏木林也是颇有感触。

        自己这穿越之后,恐怕以后再也不能见到父母的面。

        顶多就是下次手机有电之后,看看父母的照片,听听父母以前发给自己的60秒语音方阵。

        照片?

        有了...

        “这位军爷,要不给家里人送幅画回去。

        你放心,如果觉得在下画的不好。

        这画可以不要,自然也就不用掏钱。

        如果军爷觉得在下的画还行,到时候再给钱也不晚。”苏木林做为一个现代人,最烦的就是别人给自己推销东西。

        如果想要,自然会去买。

        根本不需要天天电话轰炸搞推销。

        可是在这一刻,自己为了多挣点钱,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刀疤脸听到画的不好不要钱时,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老母亲快二十年没见自己这不孝子,如今就送一幅画回去,代自己见老母亲最后一面。

        刀疤脸答应了下来后马上站了起来,好一番整理自己的着装。

        此时,苏木林附近的摊位,那些书生们被这位军爷的举动搞的有些迷糊。

        不过很快,大家便反应了过来。

        一封家书不过10文钱。

        扣除纸张跟砚台磨损,其实大家也挣不了多少钱。

        可是一幅画,起步价就是200文钱,足足二钱银子。

        这要是画上五幅,一两银子马上就能到手。

        一时间,一个个投来羡慕的目光。

        “先生稍待,某家去洗把脸!”刀疤脸认为自己整理一番之后还不够,决定再去找个地方洗洗脸。

        甚至刚刚还叫书呆子,现在已经改口称呼先生。

        苏木林本以为,这刀疤脸要去找个酒家,或者是茶肆。

        然而,这名汉子直接在墙角的雪堆上抓了几把雪,就向自己的脸上去摩擦。

        这一刻,表面上看,是一个边军汉子不拘小节的样子。

        可是,在内心之中。

        却是一个多年未归的游子,想要以最好面貌见自己老母亲的心态。

        为人子女,出门在外,每个人都是报喜不报忧。

        自己是如此,这个世界的古人同样如此。

        “爸妈,儿子或许不能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了。”苏木林看到汉子认真洗脸的这一画面,眼眶也是迅速红了起来。

        片刻之后,那刀疤脸走了回来,端庄的坐在坐位上,让苏木林开始为他作画。

        穿越之前,苏木林做为一名游戏美工,人物肖像素描的功底不比任何人差。

        重新铺好纸张,这一次苏木林并没有动用毛笔。

        而是在自己的书篓中,拿出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产物-铅笔。

        只不过,这一次作画,只能用一种型号的铅笔。

        当苏木林开始作画之后,很多没有生意的书生,都把目光投向了此处。

        毕竟起步价就是200文的绘画,是每个人都想要做的生意。

        “唉,这可新鲜了...你快瞧...”当附近摆摊儿的书生们发现。这位画的不好不给钱的搅局者,居然用的不是毛笔,而是手中拿着一个棍子时,一个个起了看热闹的心思。

        正所谓文人相轻,天下文人有几个会心服口服的佩服别人。再加上,看到别人挣大钱,心中更是感到别扭。

        此时看到怪异的现象,自然是嘲讽一番。

        “怪不得画得不好不收钱...”这句话只说了一半,无非是作画的能力太差,根本配不上收钱。

        “要不,看看去?”有几个没生意的书生,想要上前看看那位搅局者作画的功力到底如何。

        只不过有人却摆摆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你们二人也学画多年,难道你们看不出那人落笔之时的手抖若筛糠,似有癫痫发作一般!

        这样的人岂能作画?又岂能作好画?”一位年长的中年书生,一边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一边制止二位想要上前凑热闹的年轻书生说道。

        经过中年人的提点,那二人也注意到了,那疯狂晃动着的‘笔’。

        然而这几人又怎么会想到,素描跟水墨画最大的区别就是明暗关系的变化。

        此时苏木林疯狂的抖动,只不过是在打阴影罢了。

        期间,那名刀疤脸的汉子一动不动,宛若一尊雕塑一样竖立在苏木林的前方。

        大约过了一顿饭的时间,苏木林的画已经接近尾声。

        可就在此时,很多看热闹的人早已经按耐不住。

        他们很想知道,不用毛笔画出来的画,到底是什么样子。

        而且,像是癫痫发做一样的作画方式,能出什么样的惊天之作!

        “画画手法如此新奇,真好奇他能画出什么东西?”有的书边伸手在在炉火旁取暖,一边远远的看着苏木林,只是实在忍不住,最终很大声的说道。

        “很新奇吗?”刀疤脸的汉子听到‘新奇’这个词之后,感觉说话之人话中有话,于是直接起身走向了苏木林。

        毕竟,在刀疤脸看来,这作画的方式也的确是与众不同。

        刚才,刀疤脸还沉浸在思念母亲的情绪之中。

        只是这一顿饭的时长,他也慢慢恢复了过来。

        如今,听到别人说眼前这位书生作画新奇。

        刀疤脸的脸然,慢慢变的凝重了起来。

        如果这书生胆敢拿自己开玩笑,定要让他好看...

        “有热闹看了。”那位八字胡的中年人,看着刀疤脸的汉子走向苏木林的时候。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当兵的脾气可都不好,就算是不要钱作的画。

        这要是画的太过于离谱,这顿拳头恐怕是免不了的。”说这话的时候,自然是希望这位军爷教训一下这位画不好不要钱的搅局者。

        如果每个人来这里做生意,都搞免费拉客这种手段,那大家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以后辛苦画半天,客人来一句画的不好,直接转身走了。

        那大家的笔墨不要钱的吗?辛苦半天,不用要钱的吗?

        虽然免费帮人作画不犯法,但是却坏了行里的规矩。

        大家都是读书人,斯文扫地的事,自然不好亲自出面。

        不过若有人提着拳头给那书生暴打一顿,大家也是喜闻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