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63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玄幻:我将照片具现化在线阅读 - 第1章 你要老婆不要

第1章 你要老婆不要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

        赵国北境重镇,雁门郡百万军民又迎来了一个大雪纷飞的清晨。

        千家万户的炊烟淼淼,街头小商贩的叫卖声,长城边上军营里的军鼓声操练声,让整个边境重镇从寒冷的夜中复苏了过来。

        然而,在雁门郡下辖的清水县上河村。

        一大群村民突然闯进了村里教书夫子的小院里,甚至直接把夫子堵在了炕头上。

        按照正常人的理解,似乎只有抓奸的时候才会有如此阵仗。

        轻年的夫子惊慌失措的看着闯进房间里的村民,赶忙拉了拉自己的被子。

        并且慌乱之际赶忙把手中的小人书,藏到了枕头下面,甚至还压了压...

        然而枕头下面的人小人书并没有藏好,可能是太过于匆忙,此时仍旧露出了一角。

        《我妻小狐仙之插图...》后面的字没有显露出来。

        万幸,这些村民识字率不高!

        “小夫子,你要老婆不要...”

        “只要你点头,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办...”

        “那姑娘双十年华,长的眉清目秀...”

        “花容月貌...”

        “沉鱼落雁...”

        “闭月羞花...”

        “膀大腰圆,虎背熊腰的...”看着一同闯进屋子的大家都在夸耀新娘子,有的村民不甘心落后,赶忙也把自己知道的好词说了出来。

        “胡说,这是形容姑娘的吗?”有人赶紧纠正。

        “就是,这是形容老爷们儿的...”

        “刚刚说你们识字率不高,这成语给整的...”此时,对于被堵在被窝里的教书夫子苏木林来说,根本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也顾不上为什么村民突然变的有学问起来。

        不过,按照他以往的人生经验。

        当一群人拼命给你推销东西的时候,这东西八成都不怎么靠谱。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管发生了什么,先拖延一下才是正确的选择方式,既不让对方难堪,自己也有时间跟空间去处理。

        只不过苏木林刚刚开口就马上被一个毛脸的汉子打断。

        “说那么多干什么?

        这婚契文书咱们不都已经办回来了吗?

        而且上面已经盖上了衙门的大印,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还是赶紧张罗起来,赶紧把这婚礼给办了,省得夜长梦多。”有人早已经耐不住性子,从怀里拿出来盖了衙门大印的文书。

        “这一张是你跟你娘子的婚契文书,另外两张是你跟你娘子的户籍文书。”说话间,‘结婚证’塞到了苏木林的手中。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就跟人结婚了?而且还是被人冒名顶替办了结婚证。

        虽然帮自己办下来一个户籍倒是极为有用。

        可是莫名其妙多了个老婆,这事儿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更何况刚才大家夸耀那女子所用的词语真的可信吗?

        闭月羞花,花容月貌,沉鱼落雁...

        这么好看的姑娘嫁不出去?

        非要用这种手段强塞给自己?

        这事说出去...

        妈的,猪都不信!

        苏木林真的很无奈,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个世界。

        没有身份证明的他连个藏身之地都没有。

        好不容易有了个落脚之处,在村里当了一名夫子,负责教授村里的孩子们识文断字。

        本来打算转过年开春,足够熟悉这个世界之后。

        便想办法搞一个身份,之后便去雁门郡找份工作,正式开始这个世界的生活。

        可是忽然之间多一个老婆,而且还不知道具体的理由,这一刻苏木林内心慌得一批。

        会不会是村民们不想放自己离开,强迫自己留下来教书?目前看来,这似乎是最合理的解释。

        不过仔细一想,刚刚这位毛脸的汉子说:“夜长梦多...难不成有什么隐情?”

        “赶紧动起来,快去把二狗子去年娶媳妇儿穿的行头赶紧拿过来给夫子换上。

        新娘子那边,也张罗起来。”不管苏木林同不同意,反正整个村子在里长的带动下都动了起来。

        大家一边强行帮着苏木林换新郎服装,一边到处张贴喜字,并且尽一切努力布置婚礼现场。

        忙碌中,苏木林几经哀求,终于从村民的口中得知了自己被迫娶妻的缘由。

        “事情是这样的,在先生来到我们上河村之前,村里收留了一个受了伤的个修门中人,据说是七星山摇光峰的高徒。

        北斗七星知道吧!哎...就是那个门派。

        因为先生来路不明,而且连通关文书都拿不出来,这事也就对你隐瞒了下来。

        虽然跟你说了也没什么,不过大家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而,明天是每年河神老爷纳妾的日子。

        每年的这个日子,这百十里河段的乡亲都会聚集起来,献给河神老爷一个小妾。

        这事听老人们说已经传承了几百年。

        去年就是我们村郓家那闺女...

        然而今年这百里河段,轮到到了十五里外的顾家台村。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消息,说我们村来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于是,他们想让我们把这女子献给河神老爷。

        如果...如果这女子当真来历不明也就算了。

        这女子可是修门中人,而且当初与她一起来的还有一师妹。那师妹说要出关去找疗伤的药,只是这一去就是两个多月却不见回转。

        到时候那师妹回来发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这村子可承担不起修门中人的怒火。

        这边,我们惹不起修门中人。

        另一边我们同样也惹不起顾家人。

        咱们雁门郡下辖一共三个县,咱们上河村归属清水县管辖。而清水县主薄大人就是顾家台村的族人。

        这要是把顾家人给得罪了,到时候朝廷每年的徭役摊派,岂不都要落到我们村头上。

        不过,万幸的是,我们昨天进县城卖山货的时候。

        无意中听到了这个消息,于是赶忙花钱托人把小夫子的婚书给办了下来。

        老祖宗有规矩,成了婚的女子可不能献给河神老爷,河神老爷可是会发怒的。

        一但发怒,这上下百十里地的河段就会泛滥成灾。

        如今,只要你娶了这女子,咱们上河村一切都会太平如初。

        而且按照赵国律法规定,只要是修门中人婚配,朝廷都会送一笔喜钱。

        到时候七星山收到了这笔喜钱,就会认为她们的弟子嫁人走了。

        就算是那师妹找回来,有朝廷归档的文书在,她也闹不出什么风浪。

        有了这文书在,就能证明这女了已然嫁人,顾家人也拿我们没了办法。”村民详细的把事情讲了一遍,尤其是说到顾家人如何在衙门中使手段,想让上河村再出一女子时,那真的是又恨又无奈。

        “啊...那我岂不是成了替罪羊...”苏木林大惊!

        而在村民们四五个人一边给苏木林解释,一边按着他强行换新郎官装扮的时候。

        在村子旁边的小山头上,在一片厚厚积雪的松树林中,两只小猫仔细的盯着村子里的一切动静。

        “姐姐,镇妖司的那帮白痴,这几百年来折损在鱼妖手中的校尉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甚至听说还折损了几个千户。

        要是他们早点发出这海捕文书,咱们岂不早就帮他们把这鱼妖给杀了。”一只三色的花猫,居然懒洋洋的爬在雪地里开口说着人话。

        而在花猫的身边,是一个异瞳的纯色白猫。

        “看镇妖司提供的卷宗来看,这鱼妖少说也有五百年的修行。再加上这附近百里河段又急又深,就算功法比这鱼妖高深,也很难在水中把他擒获。“白猫平静的看着不远处的滔滔江水,同样说着人话。

        “区区五百年的道行而已,即便是那修行七百年的黑熊怪又如何,那大好的头颅还不是被咱们姐妹二人悬挂在镇妖司的门楼之上...”花猫不以为意的说道。

        村里的人恐怕想不到,他们担惊受怕的河神老爷,现在被镇妖司的‘赏金猎手’给盯上了。

        世人都认为人妖殊途,势不两立。

        可是又有多少人明白一个道理,这世间万灵万物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只要大家利益一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甚至在镇妖司中,很多高官其实就是修行百年甚至数百年的妖。

        赵国镇妖司第二把交椅,就是一只修行了八百年的公鸡,在朝廷上可是从三品的高官。

        听说在赵国都城,每天早上这货一声打鸣,整个都城家家户户都必须要起床劳作。

        对于喜欢赖床的人来说,每个人都恨不得宰了这只公鸡。

        苏木林如果将来有幸见到,想必一定会询问对方,知不知道卯日星官是什么意思。

        毕竟在苏木林熟悉的西游记中,这大公鸡可是打败了蜈蚣精,救了师徒四人的卯日星官。

        “吉时已到...”

        伴随着鹅毛大雪,新郎被五花大绑,而新娘则被两三名老婆子左右搀扶着。

        此时此景,倒是应和了那句诗:“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咱们一切从简,毕竟新娘子身体不好,受不起劳师动众。”里长一副很体贴的样子关心着这对新人。

        而此时苏木林想说些什么,只是嘴巴里被人塞满了布条。

        “一拜天地...”两个人被身边的人挟持着完成了跪拜。

        “二拜高堂...”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被四五个人强行压制,苏木林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而身边的新娘子连站起来似乎都显得很吃力,只要有人稍加用力的‘引导’便很自然地跪了下去。

        “帮小夫子所办理的户籍文书,落户在了咱们村苏铁匠家里。现在就请铁匠老两口子充当一下小夫子的高堂。”里长说着话,一个憨厚的老铁匠跟一个白了头的大娘被请上了上座。

        “老爹,老娘!没想到我居然有了一个会识文断字的弟弟,更有了一个修仙门派的弟妹!”铁匠的儿子站在一边,笑咪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夫妻对拜...”由于一切从简,连媳妇儿给爹娘上茶并且改口的环节都省了。

        不过当要夫妻对拜的时候,那站都站不稳的新娘子,突然生出一股力气想要反抗。

        只可惜重病在身的她,根本不是那几个傍大腰圆老婆子的对手,几个老婆子轻轻一用力,新娘子就不得不跪倒在地,跟自己的夫君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一场婚礼不到三分钟,一对新人就被送进了洞房。

        然而礼成一词刚刚从里长嘴里喊出口,那新娘子瞬间气血攻心,一口血吐了出来,然后晕了过去。

        “夫子,你别担心了,师娘会没事的!”洞房之中,郓哥儿一边给苏木林松绑,一边安慰的说道。

        “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子是担心她了?老子是担心自己的小命...”只是这话太粗俗,不符合夫子平日的人设,所以苏木林没说出口,只是在内心无力的暗骂。

        这个世界每个人都言之凿凿的说有神仙妖怪。

        那这河神老爷是真是假?

        这万一要是真的...

        民间有句俗语:“夺妻之恨,杀父之仇。”

        看到了吧!

        杀父之仇都要排在夺妻之恨后面。

        这要是被河神追杀,不知道是金斧子,银斧子,还是铁斧子打过来。

        苏木林看了看外面,竟然发现自己所住的小院还有人看守。

        得...

        想跑都没门儿了!